特朗普卜错卦 美国经济能儿戏吗?

曾宣撰写2017-02-12 21:44:45

据媒体报道,在经济增长渐有起色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反倒为了美国经济表现能否持续而陷入焦虑。据知情人士声称,为刺激国内制造业复苏,特朗普曾在凌晨三点致电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询问其对强势美元的看法。特朗普的信任或许能让弗林感到窝心,但美元走势关乎美国核心利益,军事将领出身的弗林只能建议特朗普向专业财经幕僚寻求咨商。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将推动再工业化(re-industrialization),引导美国实体经济复苏。然而,特朗普所开出的经济药方却经常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如何理清思路,明确定义国家利益成了特朗普“拼经济”所需做的第一件事。


特朗普能给美国经济带来实质性的提振吗(图源:VCG)

全球化无法说逆就逆

看准了国内弥漫着“民心思变”的情绪,在竞选期间特朗普便将选战策略聚焦在开拓新票源,而以往为民主党阵营“铁票”的白人蓝领顺势成为特朗普“挖墙脚”的首要目标。

自上世纪70年代起,在跨国企业蓬勃发展背景下,美国进入了一轮“去工业化”大潮;到了90年代,冷战结束更加快了此一进程,美国也从过去极具生产优势的制造业大国转型为以科技为基础、结合金融优势的新型资本主义模式开拓者。

政治、金融精英间里应外合的默契,使得美国以发展为名开启了一波资产再分配大潮。随着制造业持续外移,服务业填补了产业外移所遗留的就业空缺。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制造业虽然为美国提供了新的就业机会,但服务业的产业附加值却较制造业更加分散。

相较于金融业、法律等高附加值服务业的蓬勃发展,相对应的是服务业薪资水平不断下降,引发的后果便是美国国内分配失衡已逼近“不可持续”的边际。正是看准了这点,特朗普在选战过程中将炮火瞄准“建制派”支持的候选人,也成功激发了边缘选民“marginal voter”尘封已久的政治热忱。

特朗普经济学昧于现实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一方面将炮火对准了华盛顿与华尔街的政治、金融精英,另一方面则主打“美国制造”来深挖民主党阵营传统票仓。然而,从现状来看,特朗普似乎正试图将这套用来争取选票、但内在逻辑紊乱的话语转变为其执政方针。

从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的内在逻辑来看,特朗普认为,美国实体经济不振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经济遭到掠夺,包括日本、德国、中国在内的贸易伙伴以操控汇率的方式绞杀美国制造的竞争力,进而导致美国对贸易伙伴出现巨额贸易赤字。对特朗普团队而言,贸易战争的关键在于货币战争,唯有让美元对主要货币呈现弱势,实体经济才可能真正走上复苏道路。

但吊诡的是,特朗普试图压低美元汇价的同时,一系列的财政扩张政策反倒让美元对全球主要货币走强。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提出加大国防产业投资、基础设施更新、企业税赋减免等一系列政策,可以预期的是,这一系列旨在增加国内需求的扩张政策或许能为美国就业市场注入久违的活水,与此同时也会给美国带来极大的通膨压力。

为了对冲潜在通胀风险,美联储(Fed)已毫不避讳地向外界传递加速生息的政策意向。自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推出了三轮总额近四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ess),这些货币中为数不少者以利差交易形式流向世界各地,成为散布在外的国际美元。由于存量过大,美联储加速生息的过程中,国际美元回流将结构性造成美元对全球其他货币走强。

(曾宣 撰写)

相关阅读
  • 跨越60年的美日高尔夫外交[图集]

    2017年2月11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特朗普将美国总统的高尔夫传统延续了下来,如约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起打球。

  • 美著名中国通称挑战一中原则 等于同华断交

    美国总统特朗普9日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这是他上台以来同习近平的首次通话,而他在台湾问题上的大转弯,也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 阴影笼罩下的美国经济

    有分析指出,美国经济可能正处于一个减速阶段当中。在此背景下,市场已有人开始做空对日元和瑞士法郎的汇率。

  • IMF看好特朗普 对美经济乐观

    就在全球对特朗普的政策是否会引起世界经济动荡担忧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表示,看好美国总统特朗普,并表示对美国经济也持乐观态度。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