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产阶层陨落 特朗普怒极血洗全球

2016-09-14 07:30:54

9月12日,全球财富咨询公司Wealth-X以及保险经纪和咨询公司NFP发布的报告《为明天做好准备:全球家庭财富转移报告》显示,到2026年,全球超高净值人群竟会向他们下一代子女转移3.9万亿美元财富。

该报告分析,这3.9万亿美元的财产相当于这部分超高净值人群所有资产的13%,已经能买下世界上最大的10家公司,包括苹果、Alphabet、微软、埃克森美孚、伯克希尔、亚马逊、Facebook、强生、通用电气和中国移动。

据综合媒体9月14日报道称,目前,全球社会贫富分化非常严重,富裕人群似乎正在把中产阶级甩在身后。以美国为例,据麦肯锡统计报告显示,2004年到2014年间,有61%的中产家庭表示他们的收入要么没有增长,要么收入出现下滑。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也认为,过去30年间,全球生产力激增,但薪资增长步伐远远没有跟上,收入分配显著不均。

全球工业革新曾促成一批又一批富豪崛起,包括钢铁,汽车和电气等行业,然而,近三十年来,全球顶层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长主要由金融部门增长驱动,显著得益于非生产性的食利剥削。他们对社会的贡献甚至为负。


全球少数金融阶层崛起,以剥削底层民众为代价(图源:AFP/VCG)

斯蒂格利茨认为,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助长了这种收入分配不公,获利更多的“食利阶级”把财富投入房地产等“非生产性资产”,助长了资产泡沫。底层收入人群需求疲弱,泡沫也难以为继,收入分配不均不断吞噬经济,在泡沫破灭时带来了经济的衰退。他苦口婆心地劝告:经济要持续增长,最重要的就是解决目前的分配不均!

他表示,这种不平等将造成经济衰退。首先,不平等会带来社会总需求的疲软,因为对于收入较低的人群来说,日常的支出占收入的比重明显比高收入人群要多得多。其次,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升资产泡沫,但同时也拉动了消费热潮,结果是债务水平日益升高,泡沫和消费热潮都只能短期持续,最终泡沫不可避免地破灭,经济衰退到来。

无独有偶,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日前同样抨击了宽松货币政策,他称:奥巴马通过政治施压令美联储将利率维持低位。而低利率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美联储及主席耶伦非常政治化,耶伦应该对联储对国家所做的事情感到羞耻。美联储显然并不是独立的。

“通过将利率维持在低位,美联储已经创造出一个虚假繁荣的股票市场。美国储户是受到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冲击最为严重的。”特朗普称,作为一名商人,他当然喜欢低利率。但基于国家利益考虑,利率应该提升。

三十年间,从美国总统到华尔街巨头,到几乎所有的成功人士,都在维护金融利益链条,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政,没有本质区别,而不断膨胀的资产价格就是拉大全社会贫富差距的利器,这无形当中成为特朗普崛起的基础。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认为,如果特朗普上台,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将遭遇裂变,美国财富分配格局被重新洗牌,更重要的,将对其他国家经贸和金融体系造成冲击。对于很多金融脆弱的新兴国家而言,在贸易赤字、资本外流、通货膨胀、汇率动荡多重冲击下,货币有进入博物馆的可能。

(海之骄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