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根源:政客过度使用信贷扩张手段

2015-10-07 22:30:28

为什么会有全球债务危机?因为每次经济遇到问题时,政治家们总是试图通过信贷扩张来刺激经济,鲜有坚持啃改革这块硬骨头的。


新兴市场的信贷扩张似乎走到了尽头

为什么扩张债务总比改革更“得民心”呢?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是这样解释的:

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1971年)后不久,房利美、房地美和各种其他组织的建立标志着基于法定货币的货币体系的逐渐形成,并于随后发展出了基于法币的信贷。

此后,利用政府补贴鼓励私人信贷去购房、购车或者其他商品的模式在美国以外的发达国家中同样大行其道。这就是所谓的“让他们去依靠信贷(let-them-eat-credit)”政策的起源,随之而来的还有从民主政治到基于债务的民主政治的转变。印度央行行长Rajan如今写道,没有一个政府更喜欢面对经济增速下滑甚至危机这样艰难的现实。推高债务总是一个更容易获得认同和推迟结构性改革的好方法。

那些看似呼风唤雨的政客们,他们的政治伎俩部分地体现在,提出既让选民开心而又不用冒险去啃真正的改革这块硬骨头的解决方案。在收入不平等的情况下,政治家们凭直觉知道,随着时间推移,住户最终最关心的是消费,而收入不过是获得消费的一种手段罢了。一个聪明的政客会发现,如果中产家庭的消费能以某种方式保持上升,如果他们能够每几年就换一辆车,偶尔享受几天异国他乡的假日,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能够买得起新房子,或许他们就不会那么关注每月陷入停滞的工资单。而扩大消费的一个方式就是提高信贷的可获得性,哪怕是在他们收入停止增长的时期。

然而,对于今天低迷的全球经济来说,这个方式是否依然适用?

在9月23日的一篇报告中,花旗从多个角度论证了过去10-15年各国央行信用扩张的严重程度,并认为,这种信用扩张已经到了一个弹性边缘,也就是说,各国的信用已经完全透支,增无可增。

在这篇题为《世界信贷已经达到极限了吗》的报告中,花旗写道,信用的扩张给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尤其是给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使得它们在金融危机初期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而发达国家本身并不是本轮信用扩张的缔造者,他们只是试图抵消私营部门去杠杆和违约的影响罢了。

但新兴市场的信用扩张也走到了尽头,导致了史无前例的商品过剩和“空城鬼域”,以及被许多人认为的世界上最危险的信贷泡沫,因为它们几乎全部出现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上,而不良贷款则指数式增长。

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信用创造也不再推动经济增长,反而像西方那样,转而推升资产价格通胀,例如房地产和股票市场。

花旗的结论是,“即使信贷增速放缓,也会对GDP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而各大国际机构所做的正是纷纷调降全球经济增速,尤其是在8月11日人民币意外贬值以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将全球经济今明两年增速均下调0.2个百分点至3.1%和3.6%,为过去12个月来第四次下调全球经济预期。

在其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是本世纪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认为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大幅下滑抵消了发达国家经济强劲复苏的影响。

随着新兴市场引擎熄火,和发达国家经济开始复苏,我们不禁要问美国为首的信贷消费大国们能否重新接过信贷扩张的大棒,从而刺激全球经济上涨,毕竟按花旗所说,发达国家的私营部门过去几年一直在去杠杆。

(童木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