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重庆新政查薄旧账 渝财政黑洞渐露

【多维财经】薄熙来曲终人散,重庆清理遗毒大幕才刚刚开启。笔者注意到,在11月20日孙政才调任重庆市委书记后的第3天,重庆银监局便下发《关于当前在全辖银行业开展重点领域风险排查的通知》,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质量等方面进行重点排查。而这已经是今年重庆展开的第2次政府债务清查。而此前,海内外媒体已经对薄熙来主政重庆时“随处可见的政府之手”,无处不在的政府担保方式提出过质疑。
 
今年3月,薄熙来事件东窗事发,张德江赶赴重庆之后,便即刻展开了对全市政府投资项目BT融资建设清理工作,与地方债务相关的建设项目已被重点清查了一遍。而此番是面向整个融资平台综合债务的全面排查,全方位清查通过债券、信托融资、理财产品、委托贷款、私募、附回购义务BT等融资总量的情况。此外,在2011年时,渝银监办发(2011)83号文件是名为《关于转发切实做好2011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工作有关文件的通知》,而今年已经将调门升级到“重点领域风险排查”的提法。
 
此前,坊间也曾传过重庆地方债券远超警戒线,而早年薄熙来在大连期间地方财政问题就屡受之一,如今从重庆一而再的清查政府债务的迹象判断,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的财政黑洞或将慢慢被揭开,而这是否会因数额特别巨大成为“压死”薄熙来的“一根稻草”也不得而知。
 
薄熙来撤职后两次彻查重庆地方债务
 
据了解,此次在孙政才从张德江手里接过重庆重担后,第一把火就点在了“钱袋子”上。重点排查内容之一便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情况。主要包括三个方面:融资平台综合债务情况,到期贷款偿还情况,新增贷款控制情况。首当其冲的就是针对八大投为主的地方债务平台进行清理。包括针对通过债券、信托融资、理财产品、委托贷款、私募、附回购义务BT等全部融资情况的排查。要求牵头银行应协调认真核实融资平台资产债务情况,以及对应的现金流测算是否正确及完整并动态调整,是否存在过度授信和多头授信情况,并逐户书面报告融资平台核实后的资产负债真实情况(变化情况)及现金流情况。而对于到期贷款偿还的情况排查,包括已到期平台贷款是否正常偿还,已逾期贷款及质量下滑的贷款是否采取分类调整及资产保全措施,已采取据实定贷等风险缓释的是否符合政策要求,以及即将到期贷款还款来源落实情况。在观察人士看来,这两项涉及广泛的严密排查,实则都是在对薄熙来执政重庆期间遗留风险的清查。
 
如此全方位排查,并非是空穴来风。外界对薄熙来执政重庆时经济的增长模式争议不断。多位专家曾分析指出,投资的超高速增长,构成了重庆经济快速扩张的动力,但投资驱动的结果也让重庆面临高负债隐患。以2011年为例,重庆地方财政收入超过2,900亿元,支出超过3,900亿元,缺口超过1,000亿元,占重庆经济生产总值的10.52%,远超3%的国际警戒线水平。对此,相信中央早已了然于心。
 
所以,在3月15日,张德江从薄熙来手里接过重庆的时候,便立刻部署清查各级政府债务。3月21日,重庆市发展改革委、财政局已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全市政府投资项目BT融资建设清理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区县(自治县)人民政府,各市级开发区管委会,市级有关部门,各市级政府投资集团在3月25日前将清理情况上报,不得漏报、瞒报。
 
一位国资企业的人士透露,BT(Build Transfer)是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领域中采用的一种投资建设模式,项目发起人通过与投资者签订合同,由投资者负责项目的融资、建设,并在规定时限内将竣工后的项目移交项目发起人,项目发起人根据事先签订的回购协议分期向投资者支付项目总投资及确定的回报。BT项目与地方债务密切相关,通过清查BT项目,便可以掌握地方融资平台实际的债务情况。
 
近年来,重庆一些重大项目就是按照BT模式进行的。从公开的资料中显示,重庆的两江大桥、重庆两江新区万寿片区50万平方米公租房项目均是以BT模式进行建设。尽管BT模式加速了重庆重点工程和民生项目的建设进程,但是地方投融资平台以及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也在加大。重庆某建设企业人士就曾表示:“现在已经有个别项目出现了偿债问题,项目建成交付使用后,作为业主单位的区县政府却拿不出钱来”。重庆区县政府性债务高企,无疑是导致一些BT项目完工后无法得到政府偿付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观察人士猜测,或许正是3月对BT项目进行清理后发现了不小的问题,但考虑到当时,薄熙来事件才刚刚引爆,重庆才经历了一场政治变革首要工作是保持社会的稳定,所以此事并未扩大化。然而,如今薄熙来事件对重庆的影响已经被稀释,而对薄熙来的处理也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所以此番全面对通过债券、信托融资、私募等全部融资情况的清查,是对重庆市地方债务问题做一个大起底。
 
“八大投”缩水 暴露债务率极高
 
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重庆区县政府性债务余额为2,159亿元,其中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1,782亿元,占83%;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52亿元,占12%;其他相关债务125亿元,占5%;而在这些举债主体中,融资平台公司债务余额1,581亿元,占73%。重庆审计局还表示,20个区县债务举借存在违规贷款、担保等问题,涉及金额76.1亿元。
 
正如数据所显示的,融资平台角色吃重。事实上,是重庆首先打造了地方投融资平台模式的。从2002年开始,在重庆市长黄奇帆的推动下,重庆相继成立重庆城投等八大投融资集团。这些投融资集团由政府向八大投注入储备土地,再由八大投以储备土地作抵押向银行贷款。随着土地市场增值,八大投在市场上拍卖赚到的钱将会归还银行贷款,同时承担公共设施建设。数据显示,2011年底重庆国有资产达到1.5万亿元。黄奇帆曾经透露,“1.5万亿当中,40%是八大投,30%是金融、30%是工商企业”。按照这一说法,截至2011年底,重庆八大投规模已经达到6,000亿元左右。
 
虽然八大投“财大气粗”,但担子也异常重。重庆是一个典型的投资拉动增长型地区,在薄熙来主政期间,重点项目上的非常快。比如像2008年重庆全面展开“五个重庆”建设,4年投资达1.3万亿。而尤为典型的是,曾有媒体爆料,2009年重庆由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资金量达到5,300亿元,而当年财政预算收入为1,165.7亿元,缺口全依赖八大投来融资。黄奇帆本人曾强调,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不能够超过60%。然而,从公开的信息可以查询到,重庆八大投中多家公司的债务一度超过了60%的红线。根据已经被剔除出八大投的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公布的2009年财务数据显示,其债务率高达72.89%。
 
或许是不负重压,八大投投融资集团在经过10年洗礼之后今年开始进行“瘦身”。据查,黄奇帆在7月12日召开的重庆市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首度在公开场合提出“五大投”概念。他说,“八大投今后可能就是五大投了”。事实上,可找到的记载当中,在6月底时,重庆国资委主任崔坚曾在一次干部大会中提道:“要推动地产、城投、交通开投、高速、水务等‘五大投’深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支撑城市化进程”。但重庆地方媒体及大陆其他媒体中的各种报道中,提到的依然是八大投,鲜少注意到这个变化。或许是自薄熙来事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对王立军案、谷开来案,以及对薄熙来的处理所吸引。
 
薄熙来博急功 民生做虎皮
 
重庆如此庞大的投资,地方财政如何实现扩张与平衡?某海外中文媒体早在2011年9月就已对薄熙来主政重庆4年采取的改革方式提出质疑,但外界一直到薄熙来倒台后才开始有所反映。在观察人士看来,是薄熙来不断地刻意将民生作为核心融入到“两江新区建设”、“统筹城乡改革”、“五个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建设等载体当中,在“民生发展观”的掩护下,令大家都只看到了表面,却没有仔细算过这笔帐。而薄熙来不可能不知道有可能引发的后果,但正如某评论人士所说薄熙来只是借重庆搭台唱戏赚够吆喝,他根本没有打算久居重庆。
 
事实上,重庆财政系统一位官员曾透露说,“说句真话,根本就做不到平衡”,“所有的项目投资均由市政府在推动,财政部门只是配合”。
 
张德江在入渝之后,防范债务风险同时,也对于过去高速发展中的冒进措施开始进行反思。据查,4月11日,黄奇帆在市政府党组会议上表示:“对政府工作要进行认真反思,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统筹兼顾,协调推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界人士向表示,这几年重庆的发展总体还是不错,但是过于强调“快”。发展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像这几年推进的公租房建设,不断提速后带来诸多问题,个别区县在追求速度的高压下而大举借债。该人士还透露:“5月召开的重庆党代会上,很有可能对过去一些比较急于求成的方面进行调整,比如像对之前提过的2015年实现小康展开讨论”。
 
针对重庆“冒进”的苗头,张德江提出“五个坚持”,在继续强调重庆实施的民生工作和改革开放之外,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考:“重庆 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为一体,城乡间、地区间差异极大,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不 平衡、不协调的问题,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在制定政策、采取措 施、开展工作时,既要体现中央的精神,又要符合自身实际”。他强调,“要注重实效抓落实。要理清思路,一项一项地提出符合实际的目标,一步一步地抓好各项 工作的落实,说实话、办实事、求实效。”
 
漫步重庆街头,大量在建的半拉子基础设施、办公楼、住宅小区随处可见。庞大的工地,不仅纪录着原市委书记薄熙来推行“重庆模式”的政绩,但也尤如饥饿的巨兽,等待吞食巨额资金投入。薄熙来曲终人散,而重庆“伤”的不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