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十八大后政府本身更需“改革开放”


【多维财经】相较于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中国政府本身的职能可能更需要“改革开放”。十八大之后,中国经济实现增长方式的转变最重要的是推动政府改革、垄断行业改革和分配制度改革。而政府改革是所有改革的关键,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而不要越俎代庖。

在热议改革的氛围中,海内外人士正屏气凝神,关注着即将开幕的中共十八大。中国各界盼望十八大能够对未来经济改革做出新的规划和部署,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历经几十年高速发展后,速度正逐渐慢下来,而改革不彻底所导致的弊端愈发明显:社会冲突加剧、贪腐猖獗、分配不公、生态环境恶化等等。公众普遍抱怨“改革疲劳症”,个别人甚至把矛头引向改革本身,要求“退回去”。对这些怨愤和怀疑的最好回答,便是进一步深化改革。

那么,十八大后的经济改革该从哪里下手?历史或许能告诉我们答案。20年前,同样处于经济变革的紧要关口。中共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新提法,并对此做出两点新解释,即强调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要加强和改善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在一年后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上,又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给出详细解释并确立了改革的行动纲领,描述了现代企业制度、市场体系、宏观调控体系、分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等市场经济的“五大支柱”。在这里,从目标、解释到行动纲领,构成了比较完整和缜密的改革整体框架,指导了此后20年中国改革进程。

然而,改革难就难在实施,在这20年的经济变化中,政府宏观调控对中国经济成就的取得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政府“有形之手”却也不可避免的因干预过多而导致权利寻租、腐败、官商勾结等让民众怨愤的现象。为此,在十年后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又进一步做出《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把改革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要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增强企业活力和竞争力,健全国家宏观调控,完善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特别是摆对企业和政府各自的地位,即企业是投资的主体,实行谁投资、谁决策、谁收益、谁承担风险。政府只有在“关系经济安全、影响环境资源、涉及整体布局”的重大项目和政府投资项目及限制类项目时才扮演审批者的角色。

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过“目标探索”和“框架构建”阶段,按照目标,到2020年,中国要力争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前正处于“体制完善”的阶段。也就是说,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现在所缺的就是改革的决心,当下改革的最大瓶颈在于改革者越来越成为改革对象时如何自处。而对于如何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及如何实现这一

最新专题

中国十大顶级乡村豪宅
到下面这些土财主的庄园瞧一瞧吧,几个“豪门”能有人家这气派?
目标的详细经济体制改革设计,中国的经济学者和专家估计,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才能做出,就像十四届三中全会和十六届三中全会所作的一样。

对于未来中国的改革思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跟政府的职能有关,一个是政府职能的界定,另外就是政府如何来履行它的职能。其实很多经济问题,都跟政府履行职能的方式有关。比如中国的经济增长。之所以中国的投资率高,居民消费力很低,就是因为中国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相对比较低。

这收入都跑哪儿去了?
首页上一页 1 |2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