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P2P卒或享年13歲 互聯網金融為何被玩壞

+

A

-
2019-11-14 03:57:45

P2P行業是很多“特殊”因素結合的產物:金融牌照不確定、行政法不夠給力、刑法“不謙抑”,也有投資人的貪婪和非理性,以及創業者的賭性和法律意識缺位。最終釀成悲劇。

中國大陸自媒體吳曉波頻道北京時間11月14日報道,繼湖南、山東之后,11月8日重慶市也出手了,全面封殺,取締全部P2P網貸機構。

当民眾還在思考這究竟是特例還是趨勢時,11月12日,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監管通氣會上一錘定音——網貸整治以退出為主要方向。

中國P2P,始于2007年,或將“死”于2019。

2007年,中國首個P2P平台拍拍貸誕生。但其實P2P行業真正的鼻祖是美國的Lending Club公司。但是P2P在中國掀起的熱潮,更加轟動。

業內人士分析過P2P炸裂式增長背后的中國特色:民間閒散資金多,但投資渠道少;而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又長期面臨貸款難題。P2P的出現,成為了兩者的中間人,同時還讓中國上万家民間借貸公司找到裂縫,得以翻盤。

再加上,2013年之后中國移動互聯網迅速崛起,当互聯網遇上金融,互聯網金融頂著“金融創新”的帽子瞬間火爆,在中國大地迅速普及。

風口大,來錢快,P2P行業在2015年迎來高光時刻,当年正常運營的P2P平台達3,595家。

不過,2015年年底,政府監管還是來了。2016年11月28日,中國銀監會聯合工信部、工商總局发布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備案登記管理指引》,当P2P機構拚命努力想通過備案轉正時,這場備案大考卻并未如期而至。

整個行業的狂風暴雨卻愈演愈烈,政府監管趨嚴,平台密集“爆雷”,創始人紛紛跑路,投資者聞P2P色變。

2019年7月,就連P2P“一哥”陸金所都宣布“退群”,“P2P已死,有事請燒紙”的言論也隨之此起彼伏。

截至10月末,中國納入實時監測的在運營機構數量已降至427家,比2018年末下降59%;借貸余額比2018年末下降49%,出借人次比2018年末下降55%;行業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已連續16個月下降。

地域分布上看,中國P2P借貸平台主要分布在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2018年底北上深三地的P2P合規運營平台數占到65.9%左右。

僅剩的几百家P2P平台依然對“備案”心存幻想,但团滅的風險也正在與日俱增,究竟P2P路在何方?

湖南、山東和重慶之后,會不會有新的省份跟進?P2P平台的初衷本來只是中介平台,在中國更多发揮了增進信用的作用,介入交易,有的甚至變成了資金池和自融。

P2P崩盤,固然有信用文化、債信倫理不足的問題。有投資者識别力的問題,有平台實際控制人初心不良、步入歧途的原因,也和監管失当有关。

P2P行業在中國一直面臨監管缺位的局面。(VCG)

一開始,P2P作為一种金融創新,金融監管部門基本不管,地方工商系統只当作一般商戶去看待。后來出現問題了,北京和地方、央行銀監和證監、政府和協會,之間的責任分工也不清楚,繼續真空化。

最后不得不管了,提出了整改要求,但備案時間不斷變化,最后是一個都不備案,而且對于平台如何轉型也沒有具體方案,讓其自生自滅。

如今的局面,是很多P2P領域的案件都是公安系統的經偵在主導。其實,只要補齊監管缺位的漏洞,中國的P2P行業并非完全沒有機會。

一是,准入門檻要嚴格。二是P2P機構的日常監管要規范。三是明晰市場定位。P2P機構不是網絡銀行,不能充当借款和放款的中間人。四是打破剛兌,市場化運作。剛性兌付是中國金融體系一切風險的來源,同樣也是P2P風險的來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孫傳庭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