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幼兒AI教材引发的“中國威脅” 美國面臨結構性“落后”

+

A

-

中國在人工智能(AI)技術上的突飛猛進正在讓美國感到不安。11月5日,在一場由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美國能源部長佩里(Rick Perry)等人參加的“人工智能與國家安全”高級會議上,一本來自中國河南省的幼兒“人工智能”試驗教材正在引起這樣的恐慌——美國在AI技術上的優勢正在面臨結構性“落后”。

7月中旬,一套針對幼兒教育的《人工智能實驗教材》在中國河南省出版。原本的科普教材被美國政府召開的人工智能與國家安全高級會議認為是來自中國的威脅。(新華社)

埃斯珀無不擔心地表示,中國計划在2030年成為人工智能的領導者,例如,中國也正在開发自動駕駛汽車,遠程自動駕駛、無人潛艇、出口先進的軍用無人機并努力降低投資低成本。中國軍隊也正在“積極地在許多作戰領域部署這些武器”。

尽管美國依然在AI技術,尤其是基礎算法和硬件技術上領先中國,但是美國卻在AI技術和產業應用上缺乏遠見與部門合作。埃斯珀認為,美國需要能夠集中全部國家智慧和創造力的能力,來取得領先。

然而,實際上情況恰恰與埃斯珀的願望相反。目前,美國的AI技術應用市場正在被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等巨頭企業壟斷,而一些具有創新精神的美國企業則也正在面臨被缺少資金和應用場景,甚至被收購的危險。一旦允許小型技術公司通過AI技術顛覆現有市場格局,就如同当年谷歌、臉書之于微軟一樣。這是現在的谷歌和臉書絕不允許的“覆轍”。

同時,作為美國政府,由于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選票更多地來自傳統的產業,抑或是還沒有來得及認清AI技術對于未來的重大作用,再加之美國黨派紛爭對于政府決策的掣肘。因此在美國國家的政策上,對于AI的发展一直保持冷淡的態度。

前有巨頭企業的壟斷制約,后有美國政府的無所作為,面對AI技術的发展,美國已經難以向当年的“阿波羅計划”那樣聚全國之力完成產業的升級換代,也難以像当年“互聯網革命”回到科技創新万馬奔騰、應用市場各顯神通的時代。

美國在AI技術上的優勢正在面臨結構性“落后”。相反,此時的中國,卻正在崛起AI的熱潮。除了來自基礎研究、技術研发、產業應用方面的追趕,中國政府正在聚全國之力突破AI技術瓶頸,并依托龐大的市場迅速形成創新應用。就如同在移動支付領域,中國全面超越美國一樣,AI技術正在成為中國政府的另一個超越目標,并且正在成為中國社會的一种潮流。

中國正在從少年,甚至是幼兒階段加強對“人工智能”的理解和教育。(VCG)

因此,在來自中國的幼兒園教材上出現“人工智能”的知識普及和未來暢想,就不再顯得驚奇。相比于美國,中國的政府更富于遠見和魄力,中國的年輕人在普遍享受移動互聯網帶來的便利之后,對未來能具有想象力。在中國政府,至少是中國的地方政府看來,AI技術也許就是中國人的未來生活。也許科學家們還在為AI技術的倫理問題進行爭論,但是相比于不著邊際擔憂,中國更願意用事實說話。

在AI技術发展的主要四大因素“硬件、研究、數据和商業生態系統”之中,中國除了硬件“芯片”制造上目前還存在較大差距,在研究方面已經開始发力。在2017年時,中國的AI技術專利還不足美國的一半,而到2019年時,在全球AI專利申請50強企業的榜單里,中國就已經超過了美國企業。甚至就連美國《紐約時報》也認為,中國擁抱人工智能之際,正值科技发展的关鍵時刻,美國長期占据的領先地位已開始縮小。

而在數据和商業生態系統,這兩方面,中國更是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如果把AI技術的发展比作人類的大腦,在生物學意義的基本智商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人們之間的智慧和能力差距更多地其實是來自于學習的刻苦程度和實踐平台。

中國有更多的大數据來源,有更多的數据工程師,已經建成了龐大的移動互聯網絡,有8億網民和更加開放、更加便利的AI應用場景。更关鍵的是,中國政府正在鼓勵這方面的創新,并努力為民間企業打破各种制度和市場上的壁壘。并且正在將中國的國有企業改革與5G、工業互聯網、數据平台經濟、以及AI技術的應用聯系了起來。為此甚至提出了“央企(中國中央政府所屬企業)+互聯網”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計划。

在中國,教育、醫療、5G、電力、制造金融、交通等多個行業領域都正在進行與AI技術的融合。(VCG)

通過40年的改革開放摸索,中國政府在理論上已經突破了“計划和市場”“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這种二元對立的西方理論框架。隨著各种新技術、新需求、新市場的產生和发展,中國政府也意識到,原有民營企業的傳統優勢領域正在发生著變化,越发需要中國國有企業的龐大資金、巨型系統,以及基礎建設的支撑。而工業互聯網、大數据、5G,包括AI技術等新型技術產業,也只有和貿易、通信、能源、鐵路、工業制造,乃至教育、醫療、民生保障等產業形成有機結合和形成網絡,才能发揮其巨大的產業價值,從而完成最終的技術革命與社會變革。

相比于中國的“AI夢”,美國無論在政治結構、還是在經濟理論,以及在AI技術上的優勢上都已經面臨這結構性“落后”的風險。在中國政府宣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規划》中也提出,到2030年中國電子信息產業規模增量的增加數額將達到5,020億美元,比2020年增加數額增長50倍之多,約占2030年中國GDP總量的2%。

而此次美國“人工智能與國家安全”高級會議上,展示的來自中國幼兒園的“人工智能”教材僅是中國教育系統的變革而已。而實際上,相比于教材,中國的年輕人早已經開始了對AI概念的了解和暢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于小龍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