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債務總額再創新高 達22.72万億美元

+

A

-
2019-10-08 22:03:48

官方數据顯示,美國2019財年債務總額達到22.72万億美元,相当于GDP的106.5%,也讓未來美聯儲政策選擇面臨挑戰。

2019年7月10日,鮑威爾(右一)在美國國會出席聽證會。(Getty)

据中國第一財經10月9日報道,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曾多次表示對美國持續增長的債務“很憂慮”,美國重回可持續的財政立場是很重要的。他認為雖然聯邦政府財政赤字問題并不會成為近期影響政策決定的主要因素,但這是一個長期問題,必须面對又别無選擇的挑戰。

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的數据顯示,2019財年美國國家債務總額新增1.2万億美元,達到創紀錄的22.72万億美元,相当于本財年GDP的106.5%。

隨著兩年前開始實施的特朗普(Donald Trump)稅改法案效果逐漸消退,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不斷增長的債務利息可能會對美國的信用評級和經濟前景造成影響,也讓美聯儲的政策選擇面臨挑戰。

在國會不斷調整債務上限的推波助瀾下,美國的國家債務規模持續“爆发式”擴張,自2013年起僅用了6年的時間就增長了6万億美元的規模,其中2018財年和2019財年均超過1.2万億美元。

通常情況下,國家大幅擴張財政赤字往往出現在金融危機時期,政府通過增加社會公共開支等方式維持經濟平穩運行。然而美國的情況并不是這樣,2019年7月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剛宣布,從2009年6月開始的本輪經濟擴張周期進入第121個月,打破了1991年3月至2001年3月之間創下历史紀錄。

從美國財政部列出的收支項目看,稅改令美國2019財年稅收收入增速降至了3.4%,甚至低于名義GDP 4%的增速,支出卻增加了7%至4.16万億美元。在1.2万億美元財政赤字的背景下,美國名義GDP“僅”增長了8,300億美元,債務的增長已經大幅超過了經濟的擴張,實際上美國正在用借來的錢來購買這种經濟擴張。

隨著美國經濟增速下滑壓力不斷顯現,維持擴張的代價將越來越大。受到貿易摩擦和全球經濟放緩影響,2019年二季度美國GDP增速已經降至2%,創特朗普上任以來新低。由于制造業萎縮開始危及服務業擴張,機構紛紛下調全年經濟增速預期。考慮到經濟的周期性,一旦本輪擴張周期完成,美國政府財政收入因經濟惡化大幅減少,支出可能出現螺旋式上升,新一輪債務危機可能被引爆。

事實上,美國國家債務快速擴張的步伐并沒有慢下來的跡象。2019年7月,特朗普與兩黨領導人就未來兩財年政府預算和債務上限達成協議,其中2020財年政府預算總額較上年增長500億美元至1.37万億美元,2021財年為1.375億美元。

美國財政部也正在加快发行國債,未來半年將通過拍賣等方式发行超過7,500億美元各期限債券。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近期多次表示正在認真考慮发行50年或100年期國債。2017年美國國債的平均加權期限只有5.7年,在G10國家中排列倒數第二,僅好于瑞典。在当前世界對于長期國債具有充足需求的情況下,超長期債券发行項目具有足夠吸引力,特别是考慮到利率和債券收益率已經回落至多年低位的情況下。

如何在便宜的短期債券以及更昂貴的長期債務之間取得平衡,以最小化滾動風險(再融資風險)成為关鍵。目前美國債券的最長期限為30年,每年的利息總額約5,000億美元。長期关注政府債務方面的問題紐約“彼得森基金會”(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警告,万億美元量級的債務增長會導致高昂的利息成本,這將給經濟帶來壓力,使政府難以為未來的重要投資項目提供資金,未來10年需支付的債務利息將達到約7万億美元。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此前公布的一份預測顯示,從2022年起,聯邦政府財政赤字每年都將超過1万億美元。持續的巨額財政赤字將推動公共債務穩步增長,預計到2029年,美國公共債務將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3%,到2049年該比例將進一步升至約150%。如果政策制定者不修改法律,美國的聯邦債務預計將在未來30年飆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這可能將美國推入“財政危機”。

鮑威爾曾多次表示對美國持續增長的債務“很憂慮”,美國重回可持續的財政立場是很重要的。他認為雖然聯邦政府財政赤字問題并不會成為近期影響政策決定的主要因素,但這是一個長期問題,必须面對又别無選擇的挑戰。

然而如今美國經濟似乎已離不開財政赤字支持下的擴張模式,安本標准投資首席經濟學家麥凱恩(James MaCann)此前表示,即使美國國會兩黨始終在預算支出選擇上存在分歧,但在关鍵時刻都會達成共識通過立法上調聯邦債務上限,因為一旦出現債務違約,將對美國經濟造成前所未有的傷害。

麥凱恩還指出上調聯邦債務上限將有助于避免財政懸崖(Fiscal Cliff)的冲擊,否則按照2011年通過實施的預算控制法案,削減赤字機制可能將在2020年啟動,屆時或對美國GDP產生0.4%的拖累。回顧历史,由于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的稅收優惠減免以及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的2%薪資稅減免和失業補償措施延長等政策于2013年1月1日集中到期,潛在的增稅與減支壓力一度讓美國經濟在2012年出現大幅波動,國會兩黨最終在年底達成妥協議案,避免了財政懸崖的发生。

如今天量債務背后沉重的財政負擔使得美聯儲陷入尷尬境地,通過操作貨幣政策來實現通脹和就業的雙重目標愈发困難。全球最大對冲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始人達利歐(Ray Dalio)2018年底便发出警告,如果財政赤字問題不妥善解決,美國未來將面臨債務危機,“養老、醫療等公共開支迅速膨脹將對政府財政預算造成巨大壓力,為了籌集足夠的資金,政府需要发行大量債券,但市場沒有能力完全消化這些國債,美聯儲將不得不通過发行貨幣的方式來填補赤字漏洞(財政赤字貨幣化)。”他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宛然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