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銀美林:美國“內斗”或令貿易戰升級

+

A

-
2019-07-02 01:27:12

早在6月Fed開會前,市場就流傳一种“陰謀論”,認為特朗普借由关稅升級來施壓鮑威爾,以逼使Fed降息。在G20峰會的習特會會后,特朗普政府暫停攻勢,輪到聯准會煩惱如何出招。

2017年11月2日,特朗普(左)提名美聯儲理事鮑威爾出任下屆美聯儲主席(圖源:新華社)

据台灣钜亨網7月2日報道,美銀美林最新報告認為,雖然貿易戰看似降級,但特朗普(Donald Trump)與鮑威爾(JeromePowell)間各自出招的惡性循環,將是未來最大的風險。

关于貿易戰、貨幣政策、經濟與市場之間的相互作用,德意志銀行分析師Aleksandar Kocic早前在5月18日的報告中就提出警告,表示面對貿易紛爭加劇,聯准會的降息行動,可能讓經濟及市場變得更糟。

Kocic表示,一旦聯准會過于寬松,可能變相鼓勵貿易戰繼續升級,這將帶來一方面关稅更高,另一方面傷害聯准會的信譽。更重要的,這讓股市變得不穩定、經濟受通膨上升及產量下降的影響,卻無法有更好的政策來應對。

換句話說,聯准會原本希望降息可以幫助經濟,卻可能愈幫愈忙,造成特朗普延后解決貿易戰,升高保護主義,形成經濟发展上的惡性循環。

在特朗普暫停貿易戰的升級之后,美銀美林報告認為,貿易戰趨緩雖是好事,但未來最大的風險,在于聯准會支持經濟的嘗試,與特朗普推動貿易冲突之間,存在的惡性循環。

美銀美林指出,習特會會的結果,預計帶來市場短期積極的做多心態,但有兩件事不能忽略,一是2,500億美元進口商品的25%关稅仍在,其次,美國在貿易上,仍有非常多與他國的冲突有待解決。

美銀美林的Aditya Bhave表示,“关稅白蟻”一直在蠶食中國及歐洲、亞太等貿易伙伴的經濟成長,其中一些國家,在貨幣政策上已經少有寬松空間。即使是美國,如今已有制造業轉弱的跡象。這些都給了聯准會需要“上場救援”的理由。

而Fed與特朗普政策的惡性循環,就可能在此時出現。Fed采行政策推升通膨,以抵銷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但此舉鼓勵特朗普政府更強硬的貿易立場,又造成Fed必须進一步再寬松。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Fed彈藥一直減損,但經濟表現依然疲軟。

Bhave警告,如果“鮑威爾賣權”與“特朗普買權”過于強大,可能造成一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以及更低的基准利率,股市就在兩者間區間表現,在貿易戰與降息的夾縫中生存。

美銀美林認為,有3种方式,可能打破這個惡性循環,但不見得帶來好的結果。第一,Fed的政策無法抵削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在貿易戰中,降息的效用愈來愈差,即使利率再降2%,也救不了25%的关稅。

第二,政治勢力的介入。經濟與市場不是唯一影響貿易戰的因素,如果貿易戰擴大,公眾感受到這所形成的通膨壓力,可能會帶來政治力的介入。

第三,如果這是場特朗普真正的“陰謀論”,特朗普可能在降息获得確保后,迅速與中國達成協議,護送股市在選前再飆高點。

不過,美銀美林警告,如果事情按第三种方向发展,有可能造成經濟過熱,到時候聯准會又得冒著信譽受損的風險,重新啟動升息之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宛然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