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總部十年后遷都北京?中國執董這樣回應

2017-07-31 01:32:49

7月24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一番前景展望之詞受到了國內外媒體的極大关注——“如果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增長勢頭持續,并且體現在IMF的投票權中,那么IMF總部在未來十年也可能遷都中國北京。”

拉加德当時在華盛頓智庫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介紹IMF剛剛发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WEO)。座談期間,她被問及IMF未來十年的前景時,再度觸及IMF的內部改革問題。

十年這個期限究竟如何理解?IMF的華盛頓總部真的可能遷都至北京嗎?

對此,IMF中國執董金中夏稱:“拉加德的講話可以理解為即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國家的肯定,也是對发達國家的鞭策。她重在提醒變化的趨勢(即新興市場實力不斷上升),但中國讀者對她提到的具體年份數字和假設性結果不必太過認真。”

那么,在未來十年,中國的份額有沒有可能超越美國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十年后IMF遷都也并非不可能。

IMF理事會通常每隔五年會進行一次份額總檢查。份額的任何變化必须經85%的總投票權批准,并需要119個成員签字認可,而一個成員國的份額未經本國同意不得改變。

他進一步分析稱,份額現在由一國的GDP、開放度、波動性和外汇儲備等因素再加政治因素決定,份額變動要經85%以上的投票權批准。即GDP(50%)、開放度(30%)、經濟波動性(15%)、國際儲備(5%),且公式還包括一個“壓縮因子”,用來縮小成員國計算份額的離散程度。

同時,GDP是以市場汇率計算的GDP(權重為60%)和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的GDP(權重為40%)的混合變量。也正因如此,尽管中國的GDP規模已經超過日本,使中國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由于GDP權重僅占份額公式的一半,中國并不能立刻成為第二大份額國。

此外,他還提到,“現有份額公式可能低估了美國的實力。比如外汇儲備那一項,美國几乎為零,但其實美國只要印美元就是儲備貨幣,而中國的外汇儲備雖然高居全球第一,但多是美元、歐元,人民幣也剛成為儲備貨幣,但要進一步國際化還有待進一步发展、改革和開放,因此仍然任重而道遠,不是一個十年就能趕上美國或歐洲國家的。”

其實,就如金中夏所述,拉加德在24日的這番言論其實是對新興市場不斷提升的實力的認可,也是對擴大其在IMF中話語權的期待。

2015年底,当美國國會終于在僵持五年后同意了IMF的份額改革時,拉加德就表示,IMF對美國國會批准此項改革表示歡迎,這是強化IMF支持全球金融穩定能力的关鍵一步, “改革大大增加了IMF的核心資源,讓IMF能夠更有效應對危機; 改革將更為合理地反映出富有活力的新興、发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中不斷上升的地位,這也將完善IMF的治理結構。”

其實,IMF的這項改革仍在持續。因此,具體的時間期限、IMF總部會否遷都等問題并不值得過多的討論,重要的仍然是如何進一步改善全球治理結構、給予新興市場與其經濟實力相適應的話語權。

(六爻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