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暴漲暴跌 中國央行政策工具漸发酵

曾宣 方文撰寫2017-07-27 01:20:44

美東時間7月26日,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結束了為期兩日的政策會議后,決定維持利率不變。受到利多因素影響,美國三大股指再創新高。值得关注的是,美聯儲這番貌似溫和的表態卻意外給美元指數到來“恐慌”。当地時間26日,美元指數下探來到93.2599的低谷。

而在北京時間7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上調222個基本點,以6.7307人民幣兌1美元價格開出。一般認為,美國經濟形勢不如外界預期的同時,中國經濟正處在觸底反彈的拐點;此外,中國央行所采取的穩健中性貨幣政策正逐漸发揮療效。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壓力正逐漸获得有效釋放。


人民幣再次用實力打破市場悲觀預期(圖源:VCG)

美元疲軟存在深層次問題

据了解,上周五甫出爐的6月份美國通脹和零售銷售數据顯示美國經濟复苏力度低于市場預期。疲軟的复苏態勢也降低了外界對于美聯儲(Fed)再次升息的預期。今年6月,美聯儲在宣布加息后暗示今年內仍將加息一次以“主動抑制”蠢蠢欲動的通脹預期。然而,在經濟复苏持續低迷情況下,一般認為,美聯儲進入“加息走廊”的時間還將延后。

除了美國經濟复苏步伐持續疲軟外,美國的政治風險也在逐漸上升。7月17日,受到特朗普政府推出的醫改修正案可能再度生變影響,美元指數也曾出現跳水走勢。對此,市場擔憂美國政治的不穩定性再次上升。

引人側目的是,作為全球唯一的“霸權級”儲備貨幣,美元疲軟的走勢不僅意味著美國政府面對当前經濟疲軟的無奈外,更重要的信號是,長久以來一直靠著向外界傳遞“強勢政府”信號的美國政府正因國內民粹主義(Populism)橫行而沉淪。

当前美元所面臨的困境與其說是經濟持續疲軟導致不振,恐怕沒法有效解釋這個問題的复雜性。更加深層的結構性問題恐怕是美國政府已經無法有效應對当前美國所面臨的困境。

2008年金融危機爆发后,美國政治精英同利益集团間的共謀結構正式浮上台面。面對強勢的既得利益群體透過政治獻金形式干預美國政治運行,執政者難以透過大刀闊斧的改革來調節早已嚴重失衡的政治格局。

在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任內,這位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華府“圈外人”靠著“改革”主張進入了白宮。然而,面對強勢的“華府-華爾街”政商复合體,奧巴馬對華爾街的監管措施并未起到具體作用。持續失衡的結果便是邊緣民粹主義的反彈,特朗普的当選意味著美國政治精英已陷入無計可施的絕境之中。

用實力證明沽空人民幣的謬誤

要說美元的霸權地位奠定于二戰結束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作為西方同盟國的保護國,美元也被同盟國賦予了終極儲備貨幣的顯赫地位。然而,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美國國力的相對優勢正迅速萎縮。

今年6月,繼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IMF)納入特别提款權(SDR)籃子后,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首次通過公開市場操作調節其外汇儲備結構。通過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的形式首次持有人民幣外汇。這意味著美元的終極儲備貨幣地位已來到拐點。

自2016年以來,受到中國實體經濟不振,資產市場價格虛高影響,人民幣兌美元汇價出現大幅下跌。截至2016年底,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等國際知名金融機構都預期人民幣對美元將出現暴跌走勢。甚至有分析預期,在2017年,人民幣對美元將跌至7.8大关。人民幣對港幣重回1比1時代。

(曾宣 方文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