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金融不穩定會出大亂子

+

A

-
2017-06-19 22:10:32

北京時間6月20日,“2017陸家嘴論坛”在上海揭幕,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发表主旨演講。

周小川強調,金融服務業是競爭性的服務業,金融是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如果不穩定往往會出大亂子。


周小川在“2017陸家嘴論坛”上總結中國經濟現狀(圖源:Getty)

以下為周小川发言實錄。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很高興參加2017年陸家嘴論坛,中國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此過程中對外開放起了重要作用,在這里我想結合對國際上的有关經驗和背景的觀察,就對外開放問題談几點理解,供大家參考。

第一,制造業的開放讓中國成為世界工厂,制造業在我國開放教早,早期也有爭議,但相對易于形成共識,對制造業的觀察是較早進行開放和競爭的大多數行業最終发展壯大的快,競爭力強。開放是資源配置優化的進程,是通過市場和競爭機制帶來了優化的配制。

具體來說在引進方面是通過進口和引進國外企業到國內投資辦厂與國內企業形成競爭。回想在改革開放之前,國內企業就沒有來自外資企業的競爭,只面臨著少量的國內競爭,參與競爭給工業企業帶來了巨大的動力、壓力和進步。在走出去方面,通過出口和國內企業走出國門參與了國際競爭,開始時國內企業也不大參與國際競爭,出口也只是一些大宗資源類的產品。

80年代很早有人相信中國制成品出口能夠有什么太大的前途。然而對外開放之后,從加工貿易到工業制成品都參與了國際競爭,隨后又有走出去辦企業,中國制造業和企業不僅沒有被冲垮反而快速发展,不少領域正邁向全球產業鏈的中高端。通過競爭改掉了國內國有過去存在的壟斷,過去國內競爭也不充分,外貿企業之間也缺乏競爭。

有些人可能還記得,過去外貿中國也五礦,輕工、機械儀器儀表,相互之間的財務規則不同,不容許相互競爭,起源于為了吸引外資,1979年中國專門頒布了中國第一部中外合資企業法,外資企業對國內企業制造了壓力,行業切分和壟斷開始消散。

有了競爭之后,國內企業開始很大的進步,越是競爭充分進步越快,制造業開始走向繁榮和強大。開放強烈冲擊了傳統的政策體系,并引发了國內一系列重大改革,回想起來,包括價格體制改革,增值稅改革,出口退稅,汇率市場化以及当時開啟的关貿總協定和WTO談判等影響深遠的改革,都是由于開放所引起的。80年代初,那時候為了吸引外資,國內政策體系要加快向市場經濟規則靠攏,要有平等競爭,隨后還要考慮與其他國家的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平等競爭。

平等競爭和開放是相互关聯的,不僅是國內企業與外資企業的競爭,也必然包括國內企業之間的公平和充分競爭。對外開放促進了放開國內民營資本的准入。隨后又引入了國民待遇的概念。無論是對內資還是外資准入條件還是一致的。

對外開放推動了貿易與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汇率市場化,放寬外汇管制三大政策改革。其中也包括了降低市場准入的門檻等,使市場和競爭變為了普遍適用的政策機制。

第三服務業的開放有類似的進程,過去經濟學把服務業列為非貿易或者說是不可貿易行業,但隨著信息、交通運輸的大幅進步,隨著全球化的進展,有不少服務都已經變成是可貿易的。人民開始說世界是平的。在工業領域人們知道有國防等各個例外行業不適于一般市場競爭原則,大絕大多數行業都是可以引入開放和競爭的。服務業也有一些領域涉及敏感的行業,也有一些服務難以跨境遞交。

市場經濟難以全部覆蓋,但其他大多數服務業是可以開放的。對服務業開放的認識和政策改革的進程與制造業也是相似的。在引進來方面,服務業先從酒店餐飲交通等行業吸引外資起步,隨后不斷向其他服務業拓展。在走出去方面,一開始是工業企業的,是出口產品和售后服務一起走出去,后來发展為銀行、保險、醫療、航運、旅游、軟件、零售、支付、文化等多個領域,上海也是很突出的。上海的航運業就是比較典型的例子。

第四、中國區域性試點增強開放的信心。早期中國決定開放是開发四個經濟特區,当時有不同意見后來特區取得了效果,向其他地區進行了推廣。中國加入WTO時,当時對試點也很有爭議,但事實證明,入市對中國產生了深刻的積極影響。

本屆政府成立以來,有力推動了上海自貿區的試點,開始時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現在自貿區的數量已經擴大到11個,很多先行先試的經驗推向全國,說明大家看到開放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第五,金融服務業是競爭性的服務業,金融是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管是從WTO談判的內容還是中國統計體系,對服務業的分類得可以看出。金融是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人們也經常說,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將金融業描述為國民經濟的命脈行業,我們理解在90年代初期的背景時,一個是金融業特别是銀行業對資源的配制作用非常突出,当時銀行業還是四大專業銀行的體制,就是各管一個專業相互之間競爭較少,当時金融機構還承擔著少量政策性金融業務,未充分市場化。

金融如果不穩定往往會出大亂子,金融作為核心和作為命脈行業,這是否妨礙金融業的市場性質?金融業是否屬于競爭性服務業?我們需要回答這個問題。應該看到90年代,按照十四屆三中全會確定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50條,我們已經將專業銀行政策性業務剝離另設了,四大專業銀行全面轉入競爭性市場中的商業銀行。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說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說明越是重要的角色,越要靠市場化。全球金融危機的經驗告訴我們,要防范金融危機,首先要保證金融機構的健康性,那些高杠杆,低資本,不良貸款等等現象均不得寬容。

而越是不開放,不競爭往往會縱容這些低標准,為此金融服務業作為市場經濟中的競爭性服務業的屬性,慢慢變得十分清晰。從全球來看,絕大多數金融行業都是競爭性服務業,当年我國引入外資銀行,最開始希望引入資本,回過頭來看,國內商業銀行從競爭中學習到很多內容,為我國金融業帶來了產品的演變,市場建設,業務模式,管理經驗等一系列的變化。

后來又通過競爭性股改上市,國內銀行經營效率和資產質量都有了較大提高,外資銀行進入對國內政策帶來改革壓力,其中包括會計准則,監管標准和最近所進展的營改增的改革。個别人也許會從自身行業的利益出发,主張對金融業進行保護等成長壯大后了再開放,再參與國際競爭。

各國的經驗也包括我們中國自身經驗表明,保護導致懶惰,財務軟約束,尋租等問題,反而使競爭力更弱,損害行業发展。市場和機構的不健康,導致市場架構不健康不穩定容易產生危機。

第六,“一帶一路”為中國金融業開放提供了新的機遇,中央提出建設“一帶一路號召以來,各方面積極響應,推動各項政策落地生效,“一帶一路”是開放之路,涉及大量的新型金融合作會帶來進一步開放的需求,也為我國金融開放化國際合作提供了新的機遇。

我國首先探索的開发性金融,服務于國家戰略,市場運作,自主經營,注重長期投資,依托信用支持,不靠政府補貼,保本微利,財務上可持續的金融模式,這种模式可以在“一帶一路”中发揮更好的作用,該模式不會形成對財政資源的擠占,避免出現道德風險和導致市場扭曲等問題。

“一帶一路”的建設也為金融機構開拓海外布局,為貿易投資和資本運作等提供了更好的金融服務,提供了发展的空間。總之,回顧國內外改革的历程,應該提高認識,堅定信心,堅定不移的對外開放的道路,從制造業、服務業開放的經營可以推導出金融行業不是例外,我相信在各方大力支持和共同努力下,中國對外開放一定能夠再上新的台階,上海自貿區的實驗和推廣,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也將取得新的成就。謝謝大家。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編輯:京京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