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滕泰 中國供給側改革從破題到深化

2017-06-16 01:22:59

“新供給主義經濟學”的提出,對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踐和經濟发展具有非常現實和深遠的意義。備受中共決策高層的重視,從學術理論提升到政策高度。中國供給側改革從2016“破題之年”對理論和概念的探討,到2017 “深化之年”面對的“動奶酪”、“啃硬骨頭”,正逐漸走進深水區。

作為中國“新供給主義經濟學”的創立者和倡導者,被認為是中國最具創新力的經濟學家滕泰近日接受多維新聞專訪。

滕泰表示,“新供給主義”從2012年提出,并開始呼吁供給側改革,2013年正式提出一套完整的新供給主義經濟學理論體系,成為國家政策建議,到2015年中國正式提出并開始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到現在取得階段性成果是历史的必然選擇。

滕泰認為,經濟发展的動力來源于五大財富源泉和31中增長模式。五大財富源泉包括土地和資源,人口和勞動,資本和金融,技術創新,還有管理制度。五大財富源泉的相互組合,又組合出31個增長模式。而31种增長模式里面又提出三种代表性的模式。分别是斯密增長,庫茲涅茨增長,熊彼特增長模式。

同時,滕泰表示,供給側改革都是制度改革,包括人口和戶籍制度,勞動的制度,土地制度,金融與創新制度性。滕泰認為,制約中國經濟复苏主要的問題是供給結構老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抓住了中國經濟的主要矛盾。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不是新計划經濟、不是新自由主義。

中國虛擬經濟真的正在侵蝕實體經濟的領地嗎? 滕泰認為,互聯網經濟,金融不是虛擬經濟,實際上沒什么實體和虛擬,在中國更談不上“虛擬經濟”冲擊了實體經濟。新供給就是新的一定會冲擊老的。

在中國經濟結構性改革過程中,如何權衡市場和政府的关系呢?新供給主義經濟學認為,經濟周期衰退的根本原因主要在于供給結構老化所造成的供給創造需求效率降低,而政府通過結構性改革可以引導要素從供給老化的產業向新供給形成和擴張的行業轉移。

滕泰認為,政府可以发力的地方有這么几個:一,打通要素市場,二,鼓勵老供給的更新改造,三,鼓勵收購兼并,四,引導、孵化新供給。在這個過程中,政府應致力于建設“有效市場”,做“有為政府”。

所以,新供給經濟學是一個系統的針對過去十年的,過于重視需求側的一個反思的循環。它包括新供給創造新需求的哲學主張,新供給周期的一個新的周期理論,它跟凱恩斯理論需求的周期理論是不一樣的。
 
滕泰表示,新供給經濟學,是從中國的國情出发,根据中國情況量身定做的。是一套全新的理論體系。 從經濟哲學到經濟周期到經濟增長到物價和房價的管理辦法。怎么從從供給側去調控物價調控房價,是一套全新的主張。 

那么,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展如何?取得了哪些成效呢?滕泰稱,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所涉及到的都是深層次的制度層面的改革,要推起來并不容易。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中國經濟必须打贏的“硬仗”。喜見成績,但面臨的困難卻不容忽視,改革仍在路上。

在具體操作中,有些地方政府,搞形式主義。觸及制度根本的、啃硬骨頭的、動奶酪的,就繞著走。不理解如何用改革的辦法促進結構調整。造成資源,成本的浪費等等。這些問題必须得到重視。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