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加息不足懼 中國擔憂另一個炸彈

+

A

-
2017-06-14 23:16:29

北京時間6月15日凌晨,在為期兩天的貨幣政策會議結束后,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本點(Basic point),聯邦基金利率從早先的0.75%至1%區間上調至1%至1.25%區間。此次升息是自2015年12月以來,美聯儲第四次加息。

在美聯儲的會后聲明中,鷹派立場不僅未出現變化,反而有更加穩固的態勢。除了維持2017年仍將加息一次的基本立場外,更加上了足以讓市場震動的附加條款—— 縮表進程。在會議聲明中,耶倫(Janet Yellen)提到:“可能會相對迅速地實施資產負債表計划”。對此,市場也將关注焦點轉向中國央行的態度。


美聯儲升息的決議并未給人民幣走勢帶來過大影響(圖源:新華社)

預期中的升息

在美聯儲宣布升息后,香港金管局隨即宣布加息至1.5%,借以確保港幣同美元掛鉤所需的基本利差。然而,面對美元再次轉強,中國央行并未選擇“避其鋒芒”。

6月15日,中國央行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了87個基本點,以6.7852兌1美元價格開出。這是繼2016年11月以來,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新高水平。中國央行此舉或許在向市場傳遞出人民幣兌美元基本面已轉趨穩定,更重要的信號是“自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對于外汇市場的管控措施已初見成效”

隨著市場恐慌性預期壓力遭到有效釋放,在美元持續進入升值通道之際,中國央行早已通過一系列政策措施完成了對冲美元升息壓力的市場布局。6月14日晚間,中國央行发布的5月份金融統計數据顯示:“当月份廣義貨幣供給(M2)同比增長9.6%”。這不僅是M2增速首次低于10%的門檻,市場對于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的預期也逐漸從“穩健”轉趨“緊縮”。

自2014年以來,受到中國經濟持續放緩的影響,市場對于人民幣的走勢預期轉趨保守。此外,資本“脫實入虛”引发的資產價格虛高更在中國國內引燃了資本外逃的引信。

自2014年至2016年底,中國央行外儲下跌逾10,000億人民幣,由此引发的持續下跌預期更給人民幣汇價帶來“重力加速度”的貶值壓力。2016年底,包括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在內的外資金融機構普遍預期人民幣下跌的恐慌情緒將主導人民幣兌美元汇價。市場甚至出現人民幣兌美元再次破8的悲觀預期。

人民幣貶值壓力获得釋放

面對外汇不正常流失所引发的人民幣“崩盤”恐慌,中國政府對此高度重視。在2016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共高層明確祭出了“穩中求進”的政策方針。

目前看來,所謂的“穩中求進”的基本立場便是“調緊”資本供給水量。自2014年以來,中國經濟之所以出現嚴重的金融風險與資產泡沫,歸根結底來說就是資本供需失衡。当使用資本的正常成本遭到扭曲時,市場的定價機制也將因傳導效應而失靈,引发的后果便是資本一窩蜂地非理性逐利行為。

也因此,要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最关鍵的條件便是讓市場對于資本的供需回歸平衡。在2017年3月召開的兩會上,中國銀行行長周小川明確表示:“貨幣寬松已到周期尾部”。這番“大白話式”的表態也明確向市場傳遞出中國央行將靠著在資金池內“抽水”來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

中國央行的公開市場調節舉措很快在離岸人民幣市場(CNH)引发劇烈反響。5月底,香港的離岸人民幣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一度大漲1,500個基本點至19.5%。中國央行在離岸市場“抽水”來打擊空頭的同時也積極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從市場回收過剩資本。

据統計,自2017年1月以來,中國央行已累積回收了7,750億人民幣的過剩資金,若加上乘數效應則等同于從市場抽走了37,000億人民幣的資金水量。中國市場上資金過剩的現象正快速获得緩解,而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也逐漸获得釋放。


人民幣兌美元的長期走勢才是壓力突破口(圖源:AFP)

美聯儲縮表才是“期末考”

不可否認,隨著中國政府持續在金融領域從事有效的宏觀調控,人民幣抵御外部冲擊的能力正迅速获得恢复。但截至目前,要說人民幣對美元已回歸坦途尚為時過早。

迄今為止,美國國內對于美元走勢仍有諸多分歧,不過,如周小川所言:“貨幣寬松已到了尾期,各國央行應思考何時離開”。隨著全球性的貨幣緊縮成為“釘上釘板”的議程后,美聯儲升息將是意料中事。自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在历經了3輪量化寬松之后,美聯儲向全球注入總額近40,000億美元的資金。

据市場人士推算,美聯儲計划將最終的資產負債表從目前的45,000億美元縮減至20,000至25,000億美元,這意味著美元走強將不是短期現象,而是結構性現象。

短期來看,中國政府通過向市場“抽水”來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這對中國的金融安全起到了實質性幫助。然而,在資產泡沫尚未破滅的情況下,人民幣計價資產仍舊遭到高估。隨著國際美元進入上漲通道,中美間息差正在縮小,如何為人民幣資產具有更好的吸引力,進而穩定人民幣兌美元汇率恐怕才是中國央行接下來所需面臨的重大考驗。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