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繁榮延續 一帶一路是全球的“千年大計”

+

A

-
2017-05-19 23:05:18

北京時間5月15日,“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坛”在北京閉幕。作為東道國,中國政府也給予“一帶一路”巨大的支持。在峰會召開期間,中國政府宣布向“一帶一路”項目注資4,000億人民幣(約合580億美元),若加上中國國家開发銀行與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的3,800億人民幣,中國已累積向“一帶一路”投注7,800人民幣。

從地緣經濟的角度來看,“一帶一路”沿线65國人口逾44億人,經濟總量約為21万億美元,分别占全球總量的63%與29%,。從比例來看,“一帶一路”具有極大的发展潛能。近期,為帶動中國華北京津冀地區一體化協同发展,中共中央將雄安新區的发展拔高至“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北京舉辦“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坛”,是習近平作為中國國家主席任期內的一個標志性事件(圖源:新華社

相較于雄安新區僅是中國一國的大事,“一帶一路”的成敗关系到全球經濟可持續增長與否。要說“一帶一路”是世界的“千年大計”并不為過。

景氣周期“三疊加”的谷底與起飛期

近年來,受到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影響,自2008年以來高度依賴中國需求而延續的全球性景氣擴張面臨著坍塌的威脅。

根据中國國家統計局統計顯示,自2011年至2014年間,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25%。到了2017年,這一比重預計將更進一步攀升至30%。這一方面意味著中國經濟已在全球經濟中扮演起舉足輕重的作用,但在中國經濟持續處在景氣周期“三疊加”谷底。在中國經濟短期內無法反彈情況下,如何維持全球景氣可持續擴張成為关乎全球的重要大事。

從經濟學的視角來看,景氣周期可分為短期、中期與長期等三种類型,分别為庫存周期、朱格拉周期(Juglar Cycle)與庫茲涅茨周期(Kuznets Cycle)。所謂庫存周期是指当景氣進入新一輪循環周期時,市場需求湧現將拉動企業庫存需求。一般而言,庫存周期大致以30至40個月為周期,在景氣周期中屬于高頻循環。

相較于庫存周期,朱格拉周期則被稱為固定資產投資周期。看准了市場需求持續擴張,企業開始通過加大固定資產投資來擴大產能。隨著就業機會的增加,市場的需求將進一步遭到釋放,而景氣擴張的力道也因此获得更大的支撑。一般而言,受到科技創新的帶動,朱格拉周期大致以8至10年為一個周期。

而真正能讓經濟地貌徹底发生變化的則是所謂的“庫茲涅茨周期”—— 房地產需求湧現帶動的全面性景氣擴張。由于庫茲涅茨周期是伴隨著工業化與城市化而來,也因此周期波長較其他周期更為持久。一般而言,庫茲涅茨周期大多從20年起跳,周期波長則與人口結構以及城市化持續時間緊密相关。

目前看來,中國正同時處在三個景氣周期回落的時間點,短期來看,中國很難再像2008年時通過吸納外部過剩產能來拉動全球經濟回穩。然而,對“一帶一路”國家而言,這些國家正處在景氣周期三疊加的起飛階段。若能為沿线國家裝上翅膀,“一帶一路”將取代中國成為未來30年的經濟增長新引擎。


“一帶一路”實際效應的顯現還需時間的檢驗(圖源:VCG)

讓繁榮获得延續

相較于发達國家因快速老齡化而面臨的需求不足問題,“一帶一路”國家顯然是未來繁榮得以延續的唯一希望。根据麥肯錫(Mackenzie)近期发布的調查結果顯示:在2050年前,“一帶一路”沿线國家將取代发達國家貢獻全球經濟增量的80%以上。

從經濟发展所謂的要素稟賦來看,“一帶一路”國家人均GDP不足4,000美元,屬于中等收入范疇。此外,“一帶一路”沿线國家包含全球超過75%的勞動人口。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倘若“一帶一路”沿线國家無法有效发展,政治、社會秩序動蕩所引发的“風險外溢”將給全球帶來極大的冲擊。從近期中東、北非難民給歐洲造成的冲擊來看,发達國家絕不應低估由此引发的潛在風險。

再從发展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倘若“一帶一路”能发展成功,发展中國家的“后发優勢”將為发達國家帶來新的发展機會。通過技術創新、擴大出口,发達國家仍能向发展中國家輸出先進技術與產能,因人口老化而停滯的經濟增長動能也有機會重新获得啟動。

截至目前,西方主流媒體對“一帶一路”仍多所懷疑,其中最偏激的觀點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重建“朝貢體系”的起點。歸根結底來看,“一帶一路”涉及范圍之廣,難度之大不是中國一國所能主導、掌握得動的。作為一項“倡議”,中國明確表示,對于“一帶一路”的態度是開放并樂見各方參與的。

對處在繁榮打烊关鍵時刻的全球經濟而言,要想讓繁榮延續下去,我們都應該從心底希望“一帶一路”的成功。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