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負債遭遇去杠杆 中國貨幣政策陷迷局

國剛撰寫2017-05-16 04:45:26

近年來中國債務杠杆率問題引起廣泛关注,尽管數据口徑存在差異,但杠杆率增速較快、債務負擔日益沉重已成社會各界共識。如何才能切實有效地去杠杆?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需要采取一怎樣的政策舉措呢?

近日,在北京大學國家发展研究院舉辦的朗潤·格政論坛上,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指出,近年來中國債務杠杆率主要表現在非金融企業杠杆率較高,且增長迅速;在非金融企業中,國有企業杠杆率較高,產能過剩行業杠杆率較高。居民部門和政府部門杠杆率近年來上升較快。此外,金融業杠杆率上升的事實及潛在的風險未受到應有的重視。

市場出清方可治病除根

徐忠認為,從宏觀上看,高杠杆率是在經濟潛在增長率下滑的背景下政府過度刺激經濟的結果;從微觀上看,公司治理弱化、監管不到位、預算軟約束等是企業、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杠杆率高的主要原因。

北京大學國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接受多維新聞采訪時指出,中國現在面對宏觀經濟里面的一個“風險性三角”,一是生產率下降,二是杠杆率上升,三是宏觀經濟政策空間收縮。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发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主要得益于政府兜底和高速增長。應對当前金融風險,要充分发揮市場機制的作用,核心仍在監管。


中國金融去杠杆必须要讓市場機制真正发揮作用,中國現階段需要新一輪市場出清(圖源:VCG)

徐忠表示,防范金融風險、實現去杠杆需標本兼治。如果本質矛盾不解決,雖然杠杆置換和存量去杠杆能緩解企業財務風險,但痼疾仍在,病必复发。從策略上,要有序去杠杆,既要避免暴力去杠杆和縮表引发“債務-通縮”風險,又應在宏觀政策和監管上保持對金融機構去杠杆的壓力,促使其主動去杠杆。

所以既要加強公司治理、規范中央與地方財稅关系、優化金融監管、完善激勵約束機制。又要充分发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充分发揮存款保險制度優勢,并嚴格執行金融機構監管的及時校正規定。從而實現有序去杠杆,使市場出清。

只有讓市場的約束真正发揮作用,金融市場才能真正出清。金融市場出清的同時,僵尸企業的問題也會迎刃而解,整個金融領域有序去杠杆、防范系統性風險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在他看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后,中國實施的“4万億刺激計划”使得2007年原本應該市場出清被淘汰的落后產能無法淘汰。中國實際上錯過了多次市場出清的機會,產業結構的調整升級也被一拖再拖。

過去也正是一些部門、地區,“捂蓋子”、害怕“揭蓋子”的行為造成了市場約束的缺位,增加了問題金融機構有序退出的難度。市場一直未能出清,僵尸企業和問題金融機構持續存在。而這必然使得很多價格出現扭曲,進而倒逼貨幣政策。

杠杆率與金融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据表明,2011年-2015年我國邊際杠杆率(增量債務/增量GDP)從158.7%上升到406%,存量杠杆率從180%上升到234%,邊際杠杆率上升速度超過存量杠杆率上升速度,表明債務擴張速度已快于產出擴張速度,即同樣新增1%的負債,杠杆率上升速度將大于1%。

另外,徐忠指出,雖然杠杆率水平一度被視為系統性危機的預警指標,但國內外研究表明,有关杠杆率與金融危機的閾值关系尚無定論。事實上,杠杆率上升速度而非杠杆率水平與危機关系更為密切。

銀行為何願意向出現財務困難的企業提供貸款,以至于現在形成了很多僵尸企業?徐忠認為其中的原因包括,銀行掩蓋壞賬不良率、監管的寬松以及銀行的財務會計報表制度等問題;另外,從宏觀角度來講,在低利率背景下,銀行能夠為貸款企業提供更多優惠條件,使得即使是負債累累的企業也能支付得起相對低的利息。

對于金融機構的加杠杆,徐忠認為一個健康的金融機構,以商業銀行為例,必须具備8%的資本充足率,這就意味著最多只能加到12.5倍的杠杆;但如果監管不到位,金融機構公司治理存在重大缺陷,就可能出現持續加杠杆的現象。

“不完全的分稅制改革留下了土地財政的空子” 徐忠表示,中央與地方的財稅关系沒有理順,地方層面沒有建立激勵相容的機制也是地方政府杠杆率不斷上升的一個原因。

 

 

(國剛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