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保監會警告 前海人壽經營嚴重惡化

+

A

-
2017-05-16 02:14:57

据中國媒體《網易財經》報道,北京時間5月2日,深圳保監局向中國保監會遞交一份題為《深圳保監局建議关注前海人壽現金流風險》的文件。据指出,在文件中,深圳保監局提報前海人壽“經營情況堪憂”、“面臨嚴峻現金流風險和業務風險”等重大問題。

早在2016年12月,針對險資頻頻在股市舉牌的行徑,保監會便曾對前海人壽的主要資金來源—— 万能險 ——做出全面停止的處分。2017年2月,保監會以前海人壽遞交虛假資料為由對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做出撤銷任職資格并禁止進入保險業十年的處罰。自此,早先急劇擴張的前海人壽開始放緩擴張步伐。

截至目前,前海人壽尚未就“經營惡化”與“現金流出現問題”做出回應。不過,据市場消息表示,前海人壽正積極向保監會爭取重啟万能險業務。


深圳保監局的一份報告再次讓姚振華進入公眾視野(圖源:VCG)

前海人壽煉金大法

近年來,作為中國新崛起的金融大鱷,在談論金融風險時,險資已成為繞不過去的重要角色。近期,諸如安邦、恒大等保險企業紛紛成為保監會點名對象,然而,前海人壽似乎才是截至目前受創最重的保險企業。

2012年2月,在获得保監會批准后,前海人壽正式成立。作為保險業新手,姚振華在經營上手法卻顯得干淨利落。相較于一般保險公司在成立初期都得“虧几年”的傳統,在姚振華掌舵下,前海人壽在2013年保費收入便達到83億人民幣(約合12.2億美元)。相較于安邦保險成立第一年保費收入僅10億人民幣的成績,姚振華治下的前海人壽可謂業績空前。

隨后,前海人壽進入跳躍式增長階段。2014年,前海人壽保費收入逼近350億人民幣大关,而在2015年前10個月,前海的保費收入更逼近450億人民幣。前海“煉金術”也因此成為保險界爭相仿效的模式。

然而,歸根結底,前海人壽的成長模式是特定時空背景下的一种特殊產物。對以地產業发家的姚振華而言,前海人壽的起飛恰逢中國地產泡沫持續膨脹之際。面對持續向好的市場預期,前海人壽的跳躍式增長確實為姚振華的事業版圖提供了“加杠杆”所需資金。

2013年,按照前海人壽母公司寶能集团的事業規划,由于持續看好房地產業增長潛能,集团預計在未來5年內投資1,200億人民幣;据推算,到2015年,寶能旗下房地產開发總量將突破3,500万平方米。

由于房地產開发需要大筆周轉資金,在取得保險業牌照后,寶能也將前海人壽視為一塊“來快錢”的肥沃土壤。靠著向市場兜售高收益的万能險,前海人壽成為寶能集团旗下來錢最快的產業板塊。自此,險資成為中國資本市場上呼風喚雨的新玩家。

2016年第一季,隨著“万寶之爭”達到白熱化地步,前海人壽的資金胃納量也達到新高紀錄。据了解,2016年第一季,前海人壽的万能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長120%。靠著源源不絕的万能險資金挹注,万科股價在半個月內從每股14元上漲至24元,姚振華的身價也因此水漲船高。2016年10月,据《胡潤富豪排行榜》統計,姚振華旗下資產高達1,150億人民幣,在榜上位居第四。


万寶之爭最終以姚振華遭禁止進入保險業10年告終(圖源:VCG)

前海面臨生死存亡关頭

隨著前海人壽遭保監會勒令整頓,董事長姚振華遭撤職處分后,前海人壽的運營瞬時陷入困頓。作為“資金命門”,万能險遭叫停后,保費收入大幅下跌,前海人壽的日常運營也因此出現嚴重嚴重挑戰。

2016年底,前海人壽的万能險項目遭保監會暫停后,寶能集团下調了集团的保費收入目標,這也對前海人壽的保單銷售目標造成嚴重打擊。根据前海人壽評估,在缺乏万能險的加持下,前海的保費收入也出現嚴重下滑。2017年,前海人壽預期年度保費收入下跌至61.64億人民幣。

然而,現實情況卻較預設情況更加艱難。截至第一季度末,前海保費收入僅8.45億人民幣,僅完成全年保費目標的13.71%。倘若保監會遲遲無法批准万能險保單銷售,前海將出現自成立以來最嚴重的業績衰退。

除了市場對前海的信心出現動搖外,退保金額大幅攀升更給前海的前景蒙上陰影。在遭到保監會處分后,前海的退保率出現快速攀升走勢。在2015年,全年退保率僅為4.46億人民幣,但到了2016年,受到保監會懲處,退保率提高至39.17億元,而截至2017年3月底,累積退保率迅速攀升至99.75億人民幣。市場對于前海失去信心,連帶加快市場贖回壓力。倘若保費收入無法填補短期資金缺口,前海破產的可能性將進一步上升。

目前看來,雖然保監會尚未松口是否將同意前海恢复万能險銷售。但在維護金融系統穩定的情況下,金監部門預料將會以某种方式向前海提供養分。不過,經此一劫之后,中國的金融大鱷們是否能學聰明,恐怕才是各界关注的重點。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