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成錢坑? 中國央行副行長這樣說

+

A

-
2017-05-15 05:30:27

北京時間5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坛”開幕式上宣布:“中國將加大對一帶一路建設資金支持,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約合150億美元)。

除了絲路基金增資計划外,在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也對金融機構開展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表示鼓勵之意,預料規模將上看3,000億人民幣。据統計,截至目前,中國國家開发銀行、進出口銀行已分别提供了2,500億和1,300億人民幣專項貸款,借以支持“一帶一路”各項融資合作使用。隨著資金進一步到位,金融機構所提供的資金量將接近8,000億人民幣。

對此,網上出現不少雜音,其中最顯著的呼聲認為中國是“窮大方”,甚至有不少人將中國注巨資投資一帶一路比喻為“燒錢買存在感”。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提出了具體的思路來為“一帶一路”增資計划提供背書。易綱表示:“中國所牽頭的一帶一路不是進行單向的資金支持或單方面讓利。通過模式創新與試點,中國正同各成員國摸索一种有商業回報的,可持續的新型投資模式。”


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對一帶一路发表看法(圖源:Reuters/VCG)

投資有回報就不會“打水漂”

對于“一帶一路”資金池水位持續溢出,中國各界開始擔憂“下不了船”。面對“一帶一路”沿线國家投資環境不佳的事實,中國貿然投入過大資金恐有“爛尾工程”的疑慮。對此,易綱表示:“只要有回報,投資便不會打水漂”。

從過去的對外投資經驗來看,這种聲音并非無的放矢。早年,中國政府向发展中國家提出諸多援建計划。然而,在援建前未就当地實際需求進行科學地評估,工程結束后未就当地基礎設施運營人才展開相关培訓,導致的后果便是基礎設施運營績效不佳。在未達到預期效果的情況下,這些基礎設施便遭到棄置,這不僅形成嚴重的資源配置浪費,也讓中國援外的善意蒙上陰影。

對此,中國政府經历過一系列的內部檢討并參照了外部援助經驗后,對于中國的援外計划做出諸多修正。相較于原先“送給對方”的做法,中國政府提出的新思維是“同對方共同展開需求評估”,根据對方實際需求擬定了“開放包容、互利共贏”的投資開发策略。

從定義來說,所謂“開放包容、互利共贏”是指各方以契約形式就沿线國家所需基礎設施签訂法律文件。有别于以往中國對外援建計划是兩國間的贈與行徑。“開放包容、互利共贏”意味著引入國際社會多元聲音,讓出資方與項目需求方間能夠坐下來共同探討如何讓實際需求落地。

對中國而言,這是在廣泛參考了多方經驗后研擬出的新對策。相較于以往“單對單”的援建項目,引入多方參與,建立多方的市場化運營機制有助于提高各方違約的成本。此外,相較于以往由單一援建國主導的項目,在多方參與下,作為利害关系的共同投資者,項目投資能否回收成為各方在乎的重點,“開放包容”的機制設計也讓各參與方能共同就項目可行性展開深度探討,這有助于提高項目可實踐性,最終提高“一帶一路”的成功機率。


一帶一路具有巨大潛能就待有心人來灌溉挖掘(圖源:Reuters/VCG)

影響力不靠燒錢靠實踐

不容否認,“一帶一路”是一項極為大膽的倡議,其中也存在諸多對以往經驗“糾錯”的試點需要。從現實而論,倘若“一帶一路”能在“邊學邊做”過程中逐漸汇聚經驗,也將自然而然形成中國的國際影響力。

至于習近平在此次峰會上大手筆提出的增資設想,恰如易綱在接受專訪時提到:“一帶一路國家多為发展中國家,基礎設施項目都面臨著嚴重資金短缺問題”。如果不能以充分的前期資金撬開所需巨額資金杠杆,即使可行性再高的投資項目也不可能啟動。諺語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對于潛在總量逾35万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商機,中國亟需做到拋磚引玉。

当然,“一帶一路”的沿途充斥著風險。中國政府也絕對需要記取過去的經驗總結教訓,“踩著石子過河”,避免讓這項具有改變地緣經濟地貌的宏大計划最終淪為“爛尾工程”。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