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成治安毒瘤 中國銀監會掃除監管盲區

+

A

-
2017-04-21 10:33:11

2016年底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做出“抑制金融風險”的決議后,中國銀監部門紛紛加強對下屬業務機構的控管。近期,中國新任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上任后更是以“十天七文件”的密集攻勢強化對銀行業監管。

中國銀監會此舉釋放出的“強監管”信號,多項新政策瞄准銀行業同業業務、投資業務、理財業務、信托業務等跨市場問題。其中,以金融創新之名野蠻生長的現金貸更是亂象紛呈,現金貸在業務規模增長的同時,也面臨輿論指責。利息和服務費滾雪球、暴力催收、用戶信息盜用等問題防不慎防,過程当中,像是裸條事件、校園貸事件都是現金貸的亂象之一。也因此,這類非傳統金融產品也成為中國銀監會積極規范對象。


近期,中國新任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上任后更是以“十天七文件”的密集攻勢強化對銀行業監管。(圖源:多維記者/周聰)

中國銀監會緊盯現金貸

目前看來,在金融創新大潮下,以互聯網金融為載體的現金貸已成為金融監管的死角。雖然相較于大型金融機構風險敞口較小,但由于涉及面積廣泛,因此衍生出諸多社會問題,像是現金貸利率過高、野蠻催收、濫用個人信息等問題層出不窮,更讓現金貸的監管浮上台面。

据了解,中國約有50%的人得不到傳統金融機構的信貸服務。面對這塊尚未大規模開放的市場,互聯網金融開始介入,2015年左右現金貸業務興起。至今,据第三方媒體的不完全統計,市場上打著“現金貸”旗號的互聯網金融平台有上千家,活躍用戶約為3,000万人。

為什么現金貸業務突然呈現出爆发式增長?現金貸泛指無場景、無指定用途的小額貸款業務,大部分平台以借款金額的5%左右收取服務費,也有按天收費的方式,具體而言,不少大額現金貸機構設定的貸款年化利率約在10%左右,每年服務費費率平均在15%-30%之間,若按3年借款期限計算,借款人僅利息支出可能占据借款本金的約80%,還款壓力相当高。

這种复雜的資金操作將壓力集中在借款人身上,使終端投資者無法辨别借款人的初始身份,或者評估借款違約風險,一旦借款人違約就會導致投資者難以回收資金,導致被借款人或借貸平台所進行的衍生性資金鏈斷裂,諸如早先的易租寶事件、快鹿集团非法融資等金融糾紛在社會上均造成巨大負面觀感。

其中,不少催收機構也開始依附生長,對于当下看似“失控”的現金貸发展現象,市場方面也期待監管政策不斷完善,進一步明確監管部門、准入門檻、業務紅线等,將行業引向健康发展的軌道。


目前看來,在金融創新大潮下,以互聯網金融為載體的現金貸已成為金融監管的死角。(圖源:多維記者/周聰)

金融體系帶來的隱患遭低估

自2012年開始,商業銀行體系對貸款審核規定越來越嚴格,這些貸款進入了“影子銀行”系統,而通過“影子銀行”系統,商業銀行自由发展很多不同的金融創新工具,包括同業、理財、非標、資管產品等等。且2014年中國實施偏寬松的貨幣政策,給不同的金融創新工具進行期限錯配、加杠杆操作的監管套利提供了溫床,并出現在信貸、債券、表外等多條线。

2016年底“影子銀行”信貸規模在60至70万億人民幣(約合8.8至10万億美元)左右,占整體信貸的比重已從2006年的10%左右大幅提高至33%。目前銀監會所說“監管套利”的方式,就是把原先的信托貸款衍生包裝成了類貸款,從而提供更高的收益。

銀監會此舉將矛頭對准銀行間金融機構相互之間的放貸行為,從原先的商業銀行到民間金融、三角債、高利貸各自发展的業務模式,在沒有具體的監管辦法和制度之下野蠻生長,導致銀監會無法對逃避監管的各類套利行為與規模進行測算,背后的亂象均與“影子銀行”息息相关,并且無法評估預期的風險。

銀監會近期的行動只是開始,說明著中國金融治理正在改變,接下來有望看到央行和銀監會配合起來,由銀監會擔負監管職能并有處罰權,而央行管理資金價格,進一步也有證監會對券商、資管的整治行為,逐步在全國范圍加強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凡是涉及到杠杆率攀升對銀行系統穩定性的行業行為,具體提出了指導意見以及通知,強烈明確監管單位與執行,切實處置重點風險。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方文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