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首席智囊操刀 樓市調控直指要害

+

A

-
2017-04-20 01:38:30

近日,中國國家发展與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寧吉喆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在当前房市調控持續升溫之際,发改委正就房市長效機制展開規划。這也是中國政府首次向市場表明將出台全方位的房市宏調措施。

作為发改委副主任,寧吉喆經常被視為李克強的“首席智囊”。在李克強擔任副總理、總理期間,寧吉喆先后任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主任,貼身陪同李克強參與了所有重大會議和調研項目。作為李克強身邊區域經濟以及投融資政策規划的好手,据信,寧吉喆正是銜命籌划樓市長效機制的靈魂人物。


房地產市場長效調控機制已呼之欲出(圖源:新華社)

政策組合拳完善長效機制

早在2016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共高層明確對房地產做出了“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面對市場上炒房意願高漲,房地產市場已出現嚴重失靈現象。也因此,作為未來几十年內重塑市場預期的長效機制便成為各界关注的焦點。

面對房地產市場嚴重失靈,如何從根源抓起,讓市場眼光“放長遠”成為房地產調控的終極目標。而在“土地招拍掛”制度下,制度性制約給房市投機套利客提供了空間,要想真正貫徹“長效調控機制”便需綜合運用金融、土地、財稅、投資、立法等手段

3月底,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出席博鼇論坛時明確表示:“在實施多年量化寬松貨幣政策后,本輪政策周期已接近尾聲,即貨幣政策不再像過去那樣寬松”。

在兩會期間的《政府工作報告》上,李克強明確表示將廣義貨幣供給量(M2)控制在12%,貨幣政策持續轉趨中性。值得留意的是,與早先越宏調杠杆率越高的情況不同,隨著各國央行陸續緊縮貨幣供給,全球已同步迎來貨幣政策轉折點。近期,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紛紛宣布結束寬松貨幣政策更給煮沸了的中國資產市場帶來巨大壓力。

除了金融手段外,中國政府推出的第二項調控機制便是土地政策調整。近日,住建部與國土資源部发布的文件中,首次以定量指標形式對土地供應量做出規范,当中明確指出:對消化周期在36個月以上的,要停止供地;18至36個月的,要減少供地;6至12個月的,要增加供地;6個月以下的,不僅要增加供地,還要加快供地節奏

在國務院積極調控下,北京率先展開了土地供給改革措施。今年前3個月,北京市住宅用地供應已達20宗,累積供應面積將超過234.4万平方米。長久以來土地供給只減不增的預期開始出現轉向。

房產稅恐成致命一擊

当前中國社會彌漫著嚴重“資產荒”現象,一二线城市土地成為市場上可供交易的優質“稀缺商品”,2016年因此頻繁出現“地王熱”。据統計顯示,受土地成交面積連續三年下滑影響,2016年全中國30個城市出現340宗地王交易案,對于土地供給端進行改革已成為調節房價無法回避的一項任務。

除了從金融、土地供給著手外,面對市場彌漫的炒房風氣,中國政府正考慮出台“房產稅”政策來提高炒房成本。長期以來,持有成本偏低導致樓市成為炒家扎堆聚積的價格窪地,也因此出現了所謂“中國式囤房”。

在中國政府積極推動稅改的大背景下,房產稅的出台已從最早倡議時的要不要辦變成為何時辦。据推測,中共中央最快將在2019年完成房產稅立法程序,在加強地方直接稅的稅改原則下,房產稅已被地方政府視為補充財源,讓稅費分配轉趨合理的重要因素

可以預期的是,從資金、土地兩個切入點著手,針對資源配置失衡所引发的漲價預期已获得有效緩解。接下來,如何修复已經泡沫化的房價,引導市場機制回歸理性,長效機制才能做到為市場指明方向的作用。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