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銀行高管落馬 或與官太俱樂部有关

+

A

-
2017-04-19 01:15:27

据中國媒體報道,中國民生銀行原副行長趙品璋已遭監管部門帶走接受調查。由于趙品璋長期以來負責授信評審與風險控制相关業務,据推測,趙品璋遭調查可能與內部風險管理不当有关,甚至不排除與近日延燒的“官太俱樂部”有所牽連。

近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刊出題為《官太太俱樂部 銀監會盯上你們了》的文章,文中指涉民生銀行與“官太俱樂部”关系密切。隨著趙品璋遭帶走接受調查,金監部門正式向“官太俱樂部”下戰帖,中國政府推行的金融反腐也正式進入深水區。


民生銀行遭點名與官太俱樂部关系密切(圖源:新華社)

民生銀行恐成重災區

近期,在中共高層積極推動金融反腐下,民生銀行成為中國金融機構風險高发地帶。近日,市場傳出民生銀行北京航天橋支行30億元(約合4.4億美元)的風控失靈案件。由于此案件牽涉“蘿卜章”票据造假及銷售“飛單”兩大環節,民生銀行也成為此輪金融大監管下備受关注的個案。

此外,作為民生銀行前高管,趙品璋的落馬恐與日前遭調查的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脫不了关系。在“官太俱樂部”一文中,明確指出包括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划之妻谷麗萍便曾在民生銀行行長毛曉峰安排下在民生租賃任職的消息。除了谷麗萍外,包括已經落馬的前全國政協副主席苏榮之妻于麗芳也被聘為民生銀行董事會審計委員會主任。一系列的“巧合”也讓人懷疑趙品璋的落馬與所謂的“官太俱樂部”有所关聯。

据金融業知情人士表示,中國金融業中“官太圈”現象由來已久。早在上世紀末,為推動國企改革,中國政府積極鼓勵國企上市,借以提高信息披露度以及體制運作規范。為吃下國企上市的大案,外國投行紛紛聘用官員親屬出任內部要職。

憑借著官太特有的关系網絡,外資投行得以近水樓台之姿取得優先議價權,以“官太”為主體構成的顧問团也順勢成為中國金融業中一幅不可忽視的景致。此后,隨著民間金融崛起,以往國有金融機構寡占的格局遭到打破,為加強自身競爭力,越來越多民間金融機構通過聘用“官太”來攫取更大市場份額以及相关業務優先議價權。“官太俱樂部”也順勢成為中國金融業的新興勢力。

金融業面臨空前監管風暴

早在去年底,面對中國外汇存底不正常外流,李克強總理在與金監干部開會時便明確表示監管層級內部出現“內鬼”。在金融監管壓力持續增溫之際,金監部門紛紛出台各項監管措施。

今年2月底,項俊波在接受媒體詢問時明確表示保險業不能辦成富豪俱樂部。而在郭樹清接任銀監會主席后,隨即針對当前金融業亂象提出“牛欄关貓”理論。所謂牛欄关貓是指当前監管制度對金融業不具威懾效應。在寬松的監管條例下,業者競相通過金融創新手段來規避監管,甚至以“混業”手段創造出三不管的盲區,導致金監部門成了金融大鱷眼中的“紙老虎”。

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共高層明確將今年度工作重心定調為抑制資產泡沫與防范金融風險。在大方向上則明定金融“去杠杆”原則。自此,金監部門強化監管,抑制投機風氣的壓力正式浮上台面。

在去年底,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以“強盜”痛斥險資以舉牌手段掠奪實體經濟后,“一行三會”競相呼應中共高層的立場,頻頻對轄下監管機構進行約束。以銀監會為例,作為金融業最上游的資金渠道,自郭樹清上任以來,銀監會已出台7項監管法案。

面對業者競相扯皮的惡習,郭樹清挑明了“自己的娃自己抱走”的底线思維,通過完善問責體制,銀監會向銀行機構傳遞出“发生風險追究資金來源”的監管原則。在“認錢不認人”原則下,金融機構間以“混業經營”規避監管,進而積累資金池的惡習也遭遇壓力。当金融機構風險敞口擴大時,出于風險規避原則,金融鏈條過長現象將获得緩解,這也為中國政府抑制金融風險贏得了所需時間。

目前來看,銀監會雖加大牢籠監管措施,但“官太俱樂部”同銀行業者間的关系多屬顧問关系,較少實際干預行為。也因此,除非有過分出格的行為,監管部門只會以壓擠方式向金融機構施壓。不過,在牛欄改貓籠的監管措施改革下,監管部門側重在加強銀行間信息披露度,讓“官太們”渾水摸魚的空間逐漸萎縮,最終起到晒干沼澤地的作用。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