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技工缺口破千万 中國制造成空話

+

A

-
2017-04-17 23:35:15

近日,中國社科院发布的《2017年人才藍皮書》顯示,中國制造業的高級技術人才缺口已突破1,000万人。在中國政府積極推動“中國制造2025”的同時,高階技能人力資源短缺將導致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面臨瓶頸。

早在今年3月,富士康集团董事長郭台銘便曾当面向工信部長苗圩進言,直指当前升學體制下,學校教育與實體經濟的落差有著巨大差距。學生動手能力不足,能獨当一面的高級技工供需出現嚴重失衡。對此,中國政府早已有了深刻的認識,在《2016年政府施政報告》中,李克強明確提出“倡導工匠精神”。

雖然,中國政府已明確意識到高階技能人才供需失衡問題日益加劇,但事涉教育體制改革以及技職教育體制再造,短期內人才供需問題仍舊無法获得緩解。長久以來勞動力領域投資不足已對制造業可持續轉型升級造成結構性制約。


高階勞動力缺口擴大使得中國制造業陷入困境(圖源:VCG/Getty)

難解近渴的人才政策

在中國經濟放緩,實體經濟陷入“茅山道士”(毛利率3%至4%)之際,如何引導企業向價值鏈上更前端的方向移動,提高產業附加值成為中國經濟能否健康有序增長的关鍵。

作為制造業大國,中國的高校每年向制造業提供逾百万名基層工程師,也正是這個原因,包括蘋果等電子業大厂紛紛要求供應商將生產鏈移至中國以控制成本。但人才教育失衡的后果便是基層工程師“理論能力高于動手能力”。中國雖徒有制造業大國之名,但人力附加值卻遲遲停滯不前。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中國政府積極推動的“千人計划”甚至“万人計划”來提高中國在基礎研究領域的競爭優勢,但各地政府競相以巨資引進高級職稱專業人才,卻未能以企業實際的需要提供一套完善的人才培育機制,導致的后果便是人才引進策略“遠水救不了近火”。

根据推測,当前中國各省制造業企業普遍面臨“結構性用工荒”困境。以四川省為例,据四川省人社廳統計,該省的680万名技職人力中,只有100万名是高級技術人才。而作為中國中小型制造業集群重鎮的浙江,在当地接受調查的企業中,高達71.5%企業反應高級技術人才短缺,低端技術人員則出現嚴重過剩現象。

高端技術人員不足,低端人力資源過剩,長此以往的后果便是中國制造業出現“高不成低不就”。在当前制造業低端產能過剩情況下,企業競爭已進入削價競爭的紅海市場。面對制造業勞動薪資水平持續以每年5%至8%的增速持續上漲,而終端商品報價則因產能過剩陷入“茅山道士”下,制造業已陷入了惡性循環而無法自拔。

但在金融危機后,企業生產收益持續下降,企業對于生產要素的投資也出現結構性失衡。以往為发展實體經濟而競相投入人力資本轉為投資收益率更高的土地、資本,企業間“脫實入虛”的跡象也更趨顯著。如果這一趨勢未能及時導正,十年后,中國經濟將出現嚴重的空洞化。

高技術人才供給刻不容緩

從全球產業分工的角度來看,在制造業領域內,美國毫無疑問的憑借著知識產權與品牌而占据著產業鏈最上游位置;其次,包括日本、德國、瑞士等制造業大國則借著密集的中小企業集群成為主要元件類產品生產基地;再則,包括韓國、台灣、中國大陸等地則以生產元件之外的部件類產品在全球價值鏈的中下游位置;至于越南、泰國、印尼則扮演了下游組裝厂的角色。

在這樣分工精確的全球價值鏈中,為了延長價值鏈的分享長度,企業亟需通過研发以及人力資源投資來提高產值。然而,勞動力結構失衡使得高階人力資源比例遠不及主要競爭對手。

以日本為例,在制造業中,高級技術人員占比逾40%、德國則高達50%,但在中國,此一比率不超過10%。高階勞動力不足的后果便是中國制造業員工產業附加值僅為全球平均值的40%,相当于美國勞工產值的7.4%。

也因此,如何去化過剩產能,引導企業加強生產力領域投資,厚植人力資本成為制造業能否強化競爭優勢的关鍵。在历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國政府都會提出重點扶植產業項目,從機器人、AI、半導體、光電面板甚至電動車等行業。

然而,空有產業政策目標,但卻輕忽產業发展所需的養分,即便中國能在短期內出現一波波高精尖產業,但缺乏高技術人力支撑的技術密集型產業恐怕仍不足以承擔起“中國制造2025”的重擔。

撰寫:曾宣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