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王室北京炫富 衰老國王发出求救信號

曾宣撰寫2017-03-18 03:24:07

北京時間3月17日,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在訪問北京期間,中沙兩國签訂了一份總額達650億美元的商業合作計划。除了這份總計35個合作項目,總額650億美元的合作計划外,在兩國領導人著力推動下,雙方在經貿、能源、產能、文化、交易、科技等14個領域签訂了雙邊合作協議。

對于雙邊經貿互補性極高的兩國而言,全面深化合作伙伴关系無疑是沙特在降低對美戰略依存度的同時極佳的戰略平衡舉措。此外,薩勒曼國王以80歲高齡親自赴北京展開全方位合作交涉,這不僅打破了外界對于沙特王室保守、封閉的認識,似乎也是沙特王室此次大陣仗東方之旅的主要目的。


薩勒曼國王以老驥伏櫪之姿向世界发出開放信號(圖源:Reuters/VCG)

沙特欲擺脫能源依賴症

長久以來,作為中東地區石油蘊藏量最丰富的國家,沙特的經濟高度仰仗石油的輸出。從統計數字來看,沙特的出口總額中,逾90%來自石油以及石化產品輸出,而石油收入更占國家財政總收入的70%以上。

自2002年起,國際油價進入了新一輪多頭行情。隨著新興市場需求加劇,國際油價從当年的20美元1桶上升至2009年每桶近140美元的历史新高紀錄。這波供需失衡讓產油國享受到盆滿缽盈的富庶感,而作為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特的外汇存底也在2014年達到历史新高,外汇儲備總額突破7,500億美元。

正是因為在能源領域無與倫比的競爭優勢,沙特面臨著產業轉型困境。相較于阿聯酋、卡塔爾等阿拉伯國家,在石油產量衰退之際,当地政府極力发展服務業來鞏固新的經濟增長動能。然而,對石油開采成本極低的沙特而言—— 据傳聞沙特的石油開采成本介于每桶4至5美元,若加上其他儲運、銷售等環節,每桶出口成本介于10至15美元—— 即使当前國際油價僅為2009年時的35%,仍舊屬于暴利行業。

然而,即使油價暴跌,對低成本產油的沙特而言,單憑石油出口仍舊可讓該國過上奢華的生活,年逾80歲的老國王為何要大張旗鼓的向東尋求新的經濟发展機會?

如前文所述,沙特的國家財政高度仰仗石油出口,也因此,沙特政府的財政支出與油價呈現高度連動关系。在油價保持每桶140美元高位時,沙特的政府財政預算不僅充沛,剩余的結余也以外汇形式作為備而不用的金融資源;但当國際油價跌至50美元以下時,早先政府擴張性支出計划便無以為繼,影響所及便是仰仗政府“皇糧”的諸多王公貴族們怨聲載道。

据統計,自油價下跌以來,沙特通過油元所組成的巨額外汇儲備便折損20%,如果再不止血,沙特剩下的6,000億美元外汇恐將在5年內消耗殆尽。当王室無法再通過收買手段來鞏固王族支持,王族間各自為政恐讓沙國恐陷入內爆的危機之中。

沙國需要自上到下的全面改革

2015年,英國《獨立報》曾報道沙特國內醞釀一場廢除國王的政變行動。雖然這場政變最終未如傳聞成真,但面對驕縱的王族以及日漸激進的王位爭奪戰,沙特國王也積極推動國政轉型,借以打破國內長久以來的保守、封閉環境。

對于危機感日漸強烈的薩勒曼國王而言,為確保這套陳舊的體制能適應新的時代,國王開始在各個領域做出改變。首先,在王位繼承上,一改長久以來“兄終弟及”式的繼承制度,薩勒曼國王試圖讓年輕的穆罕默德王子(Muhammad Bin Salman)接任副王儲,并擔負起更多實際改革工作。

作為薩勒曼國王意志的推動者,穆罕默德王子推行了不少經濟、社會改革,比如大幅壓縮國內油價補貼,一舉將國內油價提高40%;大幅壓縮該國宗教警察“美德推廣與邪惡預防委員會”的權力;向非穆斯林開放數家清真寺和伊斯蘭教聖城麥地那等開放措施。

(曾宣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