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搶購日債背后 木馬屠城即將上演?

曾宣撰寫2017-03-18 00:40:36

東京時間3月17日,日本央行公布的數据顯示,截至2016年底,海外投資者持有日本短期國債的比重達到50.9%,持有日本短期國債總額來到59.8万億日元(約合5,270億美元),創下历史新高紀錄。從統計數据來看,中國投資者已成為最大的日本國債海外持有者。据統計,在2016年,中國投資者買入總額約11.2万億日元的日本國債,中國也順勢晉升為日本最大的海外債主。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外國投資人對日本短債的持有比例首次過半,其中,中國更成為日本短債的最大持有者。對于日本國內“嫌中者”來說,中國加持日本國債成為競相炒作的焦點,甚至有人稱這是中國對日本发動貨幣戰爭的前兆。


中國外汇儲備搶買日本公債是貨幣戰爭前兆(圖源:VCG)

失靈的政策工具

面對日本經濟持續疲軟的困境,安倍首相提出了豪賭式的安倍經濟學,試圖幫助日本擺脫需求不振的陰影。然而,面對外部景氣低迷,安倍經濟學并未起到原先的預期效果。在政策工具“藥石罔效”情況下,日本央行提出每年增持80万億日幣公債的貨幣寬松政策,通過向金融機構購買手頭上的公債來寬松流動性,至此,日本的債券市場也進入到泡沫化階段。

根据3月14日的報價顯示,10年期日本公債利潤率已跌破0.1%的关卡來到0.085%。由于債券的利潤率與價格呈現逆向走勢,一般而言,債券的利潤率可被視為市場上資金價格的錨頓點,而以國家信用為擔保的政府公債更是所有債券品項中最关鍵的價格參照物。

而当利潤率價格低于資金合理價格時,一方面意味著市場對于資金的需求疲軟,另方面也意味著債券市場已從“发現資金合理價格的市場”淪為“套利交易市場”。

中國緣何追高日債

在負利率政策下,日本央行通過逢高收購市場上流通的公債來拉高公債價格,并向市場注入巨額流動性。然而,面對早已高企的價格,中國政府為何仍舊以外汇存底來追高日債成為各界关注的重點。

在2016年,隨著美元加息成為大概率事件,在中國經濟持續放緩情況下,資金加速逃離中國。為對冲人民幣的賣壓,中國央行也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調節美國公債持有量,借以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價格。

然而,在出售美債后,中國亟需為手頭上的變現資金尋找新的投資標的,這時候,價格持續上漲的日本公債便成為合理的投資標的。据統計,截至2016年底,日本的主權債務已達到GDP的254%,總量上看1.8万億美元。其中,中國成了日本最大的海外債主,所持有日債總量已逼近1,000億美元。

至于中國為何熱衷于日債,各界議論紛紛,更有不少傳言聲稱這是中國試圖“爬入日本戰略核心”的木馬計划。其實,這种陰謀論的揣測并非事實,中國熱衷于持有日本債券(特别是一年期以下的短期債券)根本原因純粹是經濟利益考量。

首先,在日本央行提出每年80万億的債券收購計划后,日本市場上能買的公債已經被收購一空,日本央行成了日本公債的最大持有者。雖然這是一种不可持續的政策措施,但后果是日本公債市場因為成交量萎縮而不至于出現價格崩跌的風險。

此外,隨著美元對亞洲主要貨幣出現上漲,当前日元對美元價格來到波段低谷。而傳統上,日元具有避險功能,当外部環境出現震蕩時,向日本金融機構融資的投資者都會積極平倉,再將所持有外幣資產換成日元來規避風險。也因此,在2017年仍舊可能是黑天鵝橫行的情況下,逢低布局日元短期資產,待日元升值時再拋售無疑成為一樁“風險低、获利預期高”的買賣。

一直以來,日本國內都存在著一种受害妄想,認為中國加速以外汇儲備來收購日本國債是一种“木馬屠城”式的陰謀,但歸根結底,其實中國想著只是“如何保持自己外汇的價值”。

(曾宣 撰寫)

相关閱讀
  • 耶倫的煩惱 美強行加息美元遇冷

    尽管美聯儲如約在3月加息,但全球市場的反應卻出乎意料的平淡,美元更是遭遇了大跌,這與前兩次的情況完全不同,其內因究竟是什么?

  • 西媒:美聯儲加息將促中國收緊貨幣政策

    美聯儲3月15日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上調至0.75%至1%之間,美媒認為美聯儲加息將促使中國央行加快其收緊貨幣政策的步伐。

  • 美聯儲加息是“假加息”?

    市場經历了美聯儲加息以及中國央行貨幣市場“加息”,但從金融市場反應來看,加息卻加出了“降息”的效果,讓不少人感慨是不是又遇到了“假加息”。

  • 葉檀:震驚了 金融市場最流氓的國家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布加息25個基點。但美元指數下跌,美股上漲,人民幣上漲。亂套了亂套了,跟想像的完全相反。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